<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跨越山海的愛情!70后、80后、90后,三位海軍觀通兵的凝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張容瑢 發布:2021-09-08 07:15:2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70后、80后、90后,三位海軍觀通兵的凝望——

            跨越山海的愛情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容瑢

            望山。

            光陰流轉,歲月改變了山河模樣,讓滄海變桑田。

            漫長海防線上,有一份凝望是幾代人的接力傳承,有一份深情是幾代人跨越山海的奔赴。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熱愛。歲月更迭,變的是人們的生活條件、見面的交通方式,不變的是屬于海防軍人對青春價值、人生意義的理解。

            駐守高山海島,海軍觀通兵的情感像大海一樣深沉含蓄。

            因為肩頭的責任,那些無法與妻兒團聚的晝夜,他們凝望遠方、凝望星辰,內心的情感也像大海一樣澎湃熱烈。

            走進邊海防一線,我們時常想到這樣的意象:寒冷冰川綻放圣潔的雪蓮,貧瘠戈壁盛開淡雅的駱駝刺花……艱苦的環境錘煉堅韌的性格,也讓生長在海防一線的情感果實有著別樣的香甜。

            無論70后、80后,還是90后,海風吹不走戍邊的孤寂,那些來自海防線上的凝望總是那樣純粹、那樣執著。

            ——編 者

            ?

            70后范正軍——

            走過半生,有你足矣

            范正軍(左二)和戰友們在一起。

            今年是一級軍士長范正軍30年軍旅生涯的最后一年,也是他守島的第25年。因為要照顧家中老人和孩子,范正軍的妻子譚立軍很少上島探親。

            女兒去年考上了湖南中醫藥大學,譚立軍覺得要把此后的時間留給丈夫和他守護的島。

            如今的小島民宿林立,營區面貌煥然一新,干凈整潔的家屬樓窗明幾凈……走進范正軍的宿舍,妻子譚立軍細心地用手摸了摸床單,手感干燥又清爽,她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范正軍與妻子的初識,有著大多數70年代的人愛情故事的模樣——

            1998年夏天的湘潭,暑熱難當。在譚立軍單位門口的面館,兩人經人介紹相約見面。譚立軍至今記得,那一碗涼拌面的滋味。

            一直以為譚立軍的名字是“麗君”二字,當得知此“立軍”非彼“麗君”時,范正軍眼睛一亮:“咱倆的名字搭配起來不就是‘立正’嗎!”

            第二次相約,范正軍穿上筆挺的“浪花白”,提著一袋水果敲開了譚立軍父母的家門。一個標準的軍禮,老兩口看著眼前這個笑容憨厚的小伙,滿心歡喜。

            20天的探親假期轉瞬即逝,范正軍從湘潭回部隊前一天,譚立軍特地請假送他到火車站。站臺上人群熙熙攘攘,火車鳴笛即將出發,范正軍從包里掏出一個精致的盒子塞到譚立軍手上,又緊緊攥了一下。

            站在站臺上,望著漸行漸遠的綠皮火車,譚立軍輕輕打開手中的盒子——那是一枚戒指。

            范正軍剛走,臺風就來了,小島成了孤島。電話打不出來,書信送不出去,兩人斷了聯系。等通信恢復已是一個月后,接到范正軍的電話,沒說幾句她就泣不成聲。

            2年后,兩個執著的年輕人,帶著對愛情的信仰和對彼此的理解,攜手走進婚姻殿堂。

            他們的婚禮簡樸而溫馨。小兩口都不是喜歡熱鬧的人,他們那時候只想擁有一個家。

            譚立軍為丈夫范正軍整理軍裝。

            女兒出生那年,范正軍因值班不能回家。電話中,他第一次聽到女兒啼哭,眼淚無聲滑過面頰。

            范正軍至今難以忘記那個幸福的夜晚,眼淚酸楚的滋味。后來他給女兒取名“欣媛”,這位老兵心中,“欣喜和團圓”是他作為父親希望女兒此生能夠擁有的幸福。

            小欣媛出生不久,范正軍的母親被查出身患重病。一邊是嗷嗷待哺的新生兒,一邊是臥床不起的老母親,譚立軍一個人扛起了一個家,她的堅強也為丈夫支撐起一片天。

            3年時間,譚立軍每天給婆婆做飯、喂飯,還要養育年幼的女兒。老人在彌留之際緊緊握著兒子范正軍的手說:“立軍是個好兒媳,你要善待她?!蹦且豢?,范正軍淚如雨下。

            2年前,范正軍作為守島代表,受邀參加中央電視臺舉辦的“慶祝人民海軍成立70周年”晚會,節目組在沒有告訴他的情況下,把譚立軍請到了現場。

            舞臺上,聽著妻子的講述,范正軍流淚了。過去幾十年的風雨,妻子的模樣一幀一幀在眼前閃過,從青春到中年,從一頭華發到鬢角斑白……

            窗外,一只海鳥在眼前掠過,又振翅飛向遠方。

            思緒瞬間被拉回到現實,海灘上散步,望著妻子依舊如海水般晶亮清澈的笑容,范正軍的內心滿足而踏實。

            80后陳紅飛——

            人間值得,幸好有你

            陳紅飛和妻子呂田田在一起。

            抱著女兒剛登上汽車,呂田田的手機便響了。

            “接到上級通知,現在來隊探親還要隔離14天,假期估計就不夠用了……”電話那頭,丈夫陳紅飛的語氣有些失落。眼淚在眼眶打轉,呂田田再也沒了看風景的心情。

            陳紅飛駐守的小島,是一座面積僅0.08平方公里的島嶼。這里與大陸不通民船,往來小島的交通工具只有一條補給船。

            上島難,假期又短,從談戀愛時起,呂田田就習慣了與陳紅飛隔海相望。在兩人眼中,那一灣海水就是兩人的“鵲橋”。

            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呂田田抱著女兒中途下了車。

            5歲的女兒伏在母親肩頭,向著遠去的汽車招著小手,用稚嫩的嗓音喊著:“爸爸,爸爸……”

            海邊的礁石上,呂田田抱著女兒坐下來,望著海面,她的思緒被海風剪碎,隨風飄遠。

            那一年,呂田田工作的聯通營業廳就坐落在這片海灘。到海灘游覽的陳紅飛來到聯通營業廳交話費,一眼就看到了笑容親切的呂田田……他特意排了個長隊,只為和正在辦理業務的她說句話。

            第二天、第三天,陳紅飛都來辦理業務。就這樣,他要到了呂田田的電話號碼。

            那是在10多年前,小島上手機信號只有“兩格”,一個在聯通公司上班的姑娘,想和守島的陳紅飛通個電話也不容易。但只要條件允許,呂田田的熱線總能飛到島上。

            信號時有時無,陳紅飛也常常想方設法聯系呂田田。他找來一根長竹竿,把手機綁在竹竿頂端,“搜索”空中飄浮的信號……

            那年寒潮來了就不走,陳紅飛原定的休假時間一推再推。偏偏在這個時候,呂田田的家人給她物色了一個對象。那個冬天特別冷,呂田田找到陳紅飛所在部隊機關,拜托戰友通過軍線打給在島上守了10個月的他。

            陳紅飛在駐守的小島。

            電話接通,聽到的卻是嗚嗚哭聲,陳紅飛的心都碎了。

            2013年7月1日,陳紅飛牽著呂田田的手走進民政局大門。工作人員看到陳紅飛走路腰板挺得筆直,忍不住問道:“你是當兵的吧?”一旁的呂田田聽著,笑得特別甜。

            從此,黨的生日就成了這個家庭的大日子。

            3年后,他們的女兒出生。女兒周歲前的一天,小家伙突然對著茶幾上擺放的一張全家福,清晰地喊出了:“爸爸?!蹦且豢?,呂田田熱淚盈眶,她抱著女兒走到客廳的中國地圖前,指著地圖上的一個“小點”對女兒說,“珊珊,爸爸就在這里?!?/p>

            地圖上的小島,真的就只是一個“小點”。小到連呂田田也看不清楚??粗畠汉鲩W忽閃眨著大眼睛,她的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瓶。

            低下頭,眼淚滑落,呂田田偷偷拭去淚水,笑著對女兒說:“爸爸在海的那一邊等著我們,等我們‘回家’?!?/p>

            一轉眼,珊珊5歲了。每次聽母親說起小島,小家伙總是拉著媽媽的衣角:“媽媽媽媽,我們去‘小島的家’?!迸畠旱男脑?,也是母親的心愿。母女倆的心愿,更是陳紅飛的心愿。

            去年10月,呂田田帶著女兒登上了補給船,在島上一家人度過了難忘的48小時。

            那是她第一次上島,也是她和女兒第一次來到“小島的家”。

            讓呂田田沒想到的是——這個“家”真的很小,從南到北200米,250步就能走完;這個“家”真的遠,島上一周才能來一趟補給船,水果、蔬菜都是稀缺品;這個“家”真的很吵,雷達裝備和油機運轉的聲音,常常吵得人難以安眠……

            呂田田更感受到一種自豪。她的丈夫是一名油機技術員,油機就像是這座小島的“心臟”——80年代出生的陳紅飛,19歲參軍入伍,在島上一守就是20多年,正因為陳紅飛和戰友們堅守,讓這座小島有了生機。

            “幸福,就是彼此的守護?!本拖駞翁锾飳﹃惣t飛說的那樣,在責任的天平上,軍人為祖國擔當,軍嫂為家庭奉獻,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90后高雪松——

            有愛相伴,未來可期

            高雪松在山頂眺望遠方。

            聊起妻子,高雪松臉上露出燦爛笑容。

            這位90后少校軍官,始終記得高三晚自習的情景。那天,清瘦的田路暢一走進教室,高雪松就注意到了這個羞澀的女生。

            兩人第二次見面,是在5年后的同學聚會上。即將軍校畢業的高雪松再次遇見田路暢,便主動上前添加了對方的微信好友。從那天起,田路暢的微信朋友圈,高雪松時常默默關注。

            軍校畢業,高雪松被分配到一座高山觀通站,不出一年又被調去了海島服役。一個夏日周末,高雪松點開田路暢的微信朋友圈,發現了一張“眼熟”的風景照。

            手指滑動屏幕,高雪松將照片放大:“這不就是我駐守的島嘛!”

            緣分不期而遇,高雪松的心怦怦跳。點開聊天框,他猶豫再三地打出一行字:“老同學,別來無恙……”一句問候,開啟了兩人共同的時光。

            得知高雪松離自己等待換乘輪渡的碼頭不遠,田路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天中午兩人相約吃飯,午飯后正準備道別的他們,得到消息:海上突然起霧,當天下午的輪渡全部停航。

            高雪松(右)一家人在駐地小島留影。

            那邊田路暢一臉焦急、和家人電話商量行程,這邊高雪松已為她安排好了落腳的民宿,“今天我帶你在島上四處走走,明天一早我再來送你?!?/p>

            那天下午,高雪松帶田路暢走過熱鬧的小巷,在自己時常逗留的榕樹下吹海風,在營區附近的礁石邊聽濤聲。他還帶她來到觀通站,認識了一群可愛的戰友。

            得知排長的“女朋友”來了,指導員高偉一定要留下田路暢吃飯。

            炊事班長王葉佳是個熱心腸,專門派班里的“機靈鬼”、上等兵王源來打聽“嫂子”的口味喜好,“高排長女朋友大老遠來一趟,咱必須得露一手!不能給排長‘丟份兒’?!?/p>

            “對,要讓嫂子高興來,滿意歸!”炊事班的小伙子們一拍即合、說干就干。不一會兒工夫,六七個小菜就端上了桌。夜幕降臨,高山上的餐廳熱鬧非凡,戰士們一個班一個班地輪流來給田路暢介紹情況。

            高偉說,雪松是觀通站的“筆桿子”,大小材料都能寫;上士李欣然說,老高特會唱歌,還彈得一手好吉他,等會讓他給你表演一曲《浪花一朵朵》;站長許樹亭說,雪松是個好排長,為了讓成了家的戰友早點回家探親,因為疫情一次次推遲休假的他,已經快一年沒回家了……

            文書鄭重友接過話茬:“排長特有才特善良,人精干長得帥,卻一直和我們說他沒有女朋友?!?/p>

            在戰友們的笑聲中,田路暢的鼻子突然一酸,不知哪來的勇氣——她舉起杯,對著一個個熱情的面孔說:“戰友們,雪松在這里我很放心,因為你們就是他的家人!”

            一種感動瞬間溢滿心頭,那一刻,高雪松的眼睛也濕潤了。那天晚上,島上的燈一盞盞熄滅,兩人還在小巷散步,天上的星星格外璀璨,仿佛在為他們守護。

            翌日清早,陽光照過窗欞,高雪松背了一個大大的行囊,準時出現在民宿的樓下。民船在8點起航,他把田路暢一直送到碼頭,又看著她上船。

            船開了許久,田路暢打開高雪松留下的行囊——那是滿滿一袋海鮮特產。

            從那天起,兩人經常在微信上問候和聊天,兩顆心越靠越近。

            再后來,高雪松從海島調入某高山觀通站當站長。任務繁重時,他連續在陣地值班。一次,高雪松打了一個電話就又“失聯”了。接下來的周末,田路暢從廣州乘飛機、倒汽車,一路風塵仆仆,追到山頂的觀通站。

            這是田路暢第二次來到高雪松所在觀通站。和上次有所不同——這一次她是高雪松名副其實的女朋友。得知戀人許久沒下過陣地,她主動走進炊事班給戰友們“露一手”……

            那年底,這對新人在雙方家人、同學和老師的祝福中,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禮后的第7天,原本打算出門旅行的高雪松,決定回到觀通站。田路暢知道,高雪松始終放心不下的還是他的站、他的兵,更放心不下轉動的雷達、祖國的海疆。

            第二年夏天,高雪松回家探親。一天夜里,臺風突然來襲,觀通站的雷達天線被吹壞了。

            戰友們的電話打來時,高雪松一個骨碌從床上坐起來。

            點上一根煙,他撥通視頻電話,和戰友一起排除故障。等徹底處理完險情已是2個多小時后,煙灰缸里堆滿了煙頭,高雪松一臉倦容卻笑得像個孩子:“這下我可以睡個安穩覺了?!?/p>

            有愛相伴,未來可期。時代更迭,堅守不變。

            (樊 罡、周 鑫攝)

            ?

            責任編輯:于海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ephemera.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