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第04版:戰史 PDF版下載

            解放軍報客戶端

            兵在掌上閱 亮劍彈指間

            血戰沈家嶺

            打開“蘭州鎖鑰” 一戰平定四省


            ■胡開堯 周亞潔 賈保華

            蘭州戰役經過示意圖

            沈家嶺是一道葫蘆形山梁,位于甘肅省蘭州市南側。站在嶺上,可以俯瞰整個蘭州;順嶺北下,可直逼蘭州中心區域,素有“蘭州鎖鑰”之稱。解放戰爭中,沈家嶺戰斗是第一野戰軍解放蘭州的關鍵之戰。此次戰斗,殲滅了馬步芳部隊主力,粉碎了馬步芳企圖與馬鴻逵、胡宗南部相互依托,固守西北伺機反攻的陰謀。

            乘勝追擊完成合圍。1949年8月,我軍在扶眉戰役全殲胡宗南集團4個軍4萬余人。馬步芳見勢不妙未敢增援,西撤甘肅。我第一野戰軍乘勝從關中地區一路追擊進入甘肅,直逼蘭州。解放西北的關鍵在蘭州,解放蘭州的關鍵在沈家嶺。沈家嶺呈南北走向,北緩南陡,東西兩側均為深溝陡坡,很容易獲得蘭州城區支援,而我軍只能由南向北仰攻。因此,國民黨守軍在此苦心經營,用鋼筋混凝土構筑了堅固的“永久性”環形防御工事,并削掉陣地前沿部分山體,形成兩個高度3至9米的斷層絕壁,與工事前沿低碉堡群、塹壕和雷區相結合,易守難攻。

            馬步芳將其主力7萬余人部署在蘭州,并派其子馬繼援坐鎮指揮,企圖依托蘭州外圍有利地形和堅固工事,消耗遲滯我軍有生力量。這是一支封建家族式的武裝,頑固守舊,血腥殘暴。

            根據形勢的快速變化,為加速西北地區的解放,第一野戰軍決定發起蘭州戰役。19兵團由靜寧沿西蘭公路經定西直插蘭州,從城東攻擊;2兵團由通渭經定西以南直取洮沙,由南向蘭州攻擊;1兵團和第26軍由隴西、渭源方向,北渡黃河攻取西寧;19兵團1個軍于固原佯動牽制寧夏馬鴻逵部,防止其增援。至8月20日,我軍完成對蘭州的合圍。

            果斷改進戰術戰法。21日8時,我軍發起全線攻擊,沈家嶺方向進攻任務由2兵團4軍擔負,左翼10師沿狗牙山一線進攻,右翼12師沿皋蘭山一線進攻, 中路11師為主攻部隊,向沈家嶺一線進攻,32團擔負主攻任務。戰斗伊始,沈家嶺守軍居高臨下,以猛烈火力阻止我前進,32團幾次沖擊均未成功。趁我軍中午部隊輪換時,敵突然發起反擊,我軍傷亡慘重。至中午12時,除左翼10師占領上、中狗牙山外,其他進攻均未取得預期戰果。

            彭德懷司令員果斷命令全線停止進攻,總結經驗,改進戰法,以3天為準備時間,重新組織進攻。按照野戰軍要求,11師對國民黨守衛部隊戰斗力重新進行評估,仔細研究戰場地形和敵我態勢,重新確定了“火力壓制、迂回包抄”的進攻方案。

            由于32團在21日攻擊過程中傷亡過大,師部決定由31團替換32團擔負正面主攻任務,1營、2營為第一梯隊,3營為第二梯隊,協同1營、2營向敵縱深發展,32團2營、3營擔負助攻,沿沈家嶺西溝乘夜迂回到敵人側后方,配合主攻部隊,33團為第二梯隊,待31團攻入敵縱深后,由右翼突然發起攻擊,30團為預備隊??偣r間定于8月25日拂曉。

            血戰頑敵決戰決勝。8月25日5時許,擔負迂回攻擊任務的32團趁著夜色在山間運動7個多小時,越過西溝,攀上沈家嶺左側后陡坡,抵近敵陣地前沿,先頭部隊不慎被敵發覺,該團被迫提前向敵發起攻擊,擊退了敵連續7次反撲,雖然傷亡慘重,但是陣地巋然不動,牽制了大量敵軍。

            5時55分總攻開始。31團向沈家嶺主陣地發起了猛烈攻擊,11師炮兵連集中所有火力對敵碉堡群進行覆蓋射擊,支援31團進攻,敵第一道、第二道塹壕接連被突破。為挽回敗局,敵集中所有兵力進行反撲,一、二營傷亡越來越大,情況非常危急,該團立即將3營投入戰斗,一舉擊潰敵人反撲。敵不斷增兵,實施瘋狂反擊。7時30分,33團從右翼突然發起攻擊,3個團對敵形成鉗形攻勢,敵頓時亂作一團,慌亂逃竄,我軍攻占沈家嶺主陣地。

            丟失主陣地的敵人孤注一擲,從其他作戰方向急調3個團另2個營兵力支援沈家嶺戰場,以整連、整營密集隊形蜂擁撲來,在主陣地與我軍展開肉搏戰,陣地幾易其手,雙方均傷亡較重。正當戰事膠著之際,30團突然殺出,我方戰斗力得到大大加強,敵人無力再組織起有效反撲,守敵除少數逃竄,其余全被殲滅。19時,我軍完全占領沈家嶺,打開了“蘭州鎖鑰”,蘭州敵軍全線崩潰,開始潰逃。26日,解放軍進入城區,蘭州宣告解放。

            此次戰斗是解放西北戰場上最大的一次攻堅戰,我軍根據戰場形勢和敵我情況,及時調整戰術戰法,集中優勢兵力、火力于主要突擊方向,正面攻擊與側后迂回相結合,同時掌握強大預備隊,梯次投入戰場,連續不斷向敵人發起攻擊,徹底摧毀敵人的抵抗意志。

            蘭州戰役共殲滅馬步芳部隊4萬余人,其中俘虜2萬多人,馬步芳部隊精銳損失殆盡,從此西北再無大戰,寧夏、青海、新疆等地國民黨部隊紛紛起義或投誠,西北全境相繼獲得解放。

            您的IE瀏覽器版本太低,請升級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裝webkit內核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