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第04版:戰史 PDF版下載

            解放軍報客戶端

            兵在掌上閱 亮劍彈指間

            名將戚繼光戰術設計的創新及缺憾


            ■熊劍平

            鴛鴦陣士兵使用的兵器

            名將戚繼光在學習和繼承傳統兵學之外,也結合自己的軍事斗爭實踐,創新和發展兵學理論,其中結合火器而設計的戰術,尤可見戚繼光根據形勢變化而銳意創新的意識。

            立足傳統,繼承創新

            從戚繼光留下的《紀效新書》《練兵實紀》等軍事著作中,我們可以發現他深受《孫子兵法》的影響。戚繼光將作戰類型分為“算定戰”“舍命戰”和“糊涂戰”3種。他反對與敵人硬拼的“舍命戰”,更反對“不知彼不知己”的“糊涂戰”,而提倡充分掌握情報并經過周密分析和籌劃的“算定戰”。這種“算定戰”通過雙方實力對比,計算出所得算籌,進而判斷能否與敵作戰。這是對孫子“廟算”理論的繼承。

            雖說邏輯體系與孫子大體一致,但戚繼光沒有就此止步不前。他認為這種計算模式不一定非得在廟堂之上進行,而應貫徹在日常的戰爭決策之中,隨處展開。任何一座茅草棚,都可成為戰爭決策之所。有專家認為,戚繼光的“算定戰”更多屬于戰術層面,目的是教授手下將士兵法,而非戰略。戚繼光研究傳統兵典,是為取得抗倭的勝利,著眼于實戰戰術而對兵典進行全新解讀,這是一個典型例證。

            戚繼光還高度重視探聽倭情,對于戰術情報給予更多關注。除了在各地多層設防外,擔任巡哨任務的情報人員也有嚴格的選拔標準。為更好地幫將士研判海上敵情,戚繼光在《紀效新書》中總結了著名的“海上相敵20法”,既有模仿孫子相敵之法的痕跡,又更側重從實戰總結經驗,比如倭寇在海上的行動規律等,這對于冷兵器時代海上敵情研判具有很強的指導作用。

            人與武器,雙劍合璧

            戚繼光的戰術設計非常豐富,其主要特點可總結為兩個方面。第一,充分發揮武器裝備方面的優勢。當時明軍已經擁有火炮、火銃等較為先進的熱兵器,無論是對付蒙古騎兵,還是對付倭寇,都具有一定優勢。就海上作戰而言,明軍的艦船也較為先進。為了對付騎兵,明軍還專門研制了狼筅、大棒等特殊兵器,結合快槍鳥銃等遠射火器殺傷敵人。戚繼光戰術革新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就是更加充分發揮武器方面的優勢。第二,尋求人與武器的最佳結合。通過合理的戰術編組和扎實訓練,使得士兵和武器之間、各種武器裝備之間,形成良好的配合,尤其是冷熱兵器有機結合在一起,發揮出最大的戰斗力。

            《明史》中記載了戚繼光組織車營戰術的基本方法:

            “車一輛用四人推挽,戰則結方陣,而馬步軍處其中。又制拒馬器,體輕便利,遏寇騎沖突??苤?,火器先發,稍近則步軍持拒馬器排列而前,間以長槍、狼筅??鼙?,則騎軍逐北?!?/P>

            這種戰斗陣型的組織,講究多種武器性能的結合,可以最大程度發揮士卒的戰斗力。按照戚繼光的設計,讓年紀稍長的士兵手持防御性兵器;年輕而又力氣未穩的,手持藤牌;年輕力壯的,手持狼筅等進攻性武器。一方面注意冷熱兵器結合,另一方面則強調長短兵器結合,使得各個戰術編組的戰斗力大大加強。

            戚繼光還注意尋求車兵、騎兵、步兵和水師等多兵種之間的合同戰術。戚繼光將車兵、騎兵和步兵合而成為一營,通過合理編組和嚴格訓練,令騎兵、車兵和步兵不僅不可分離,而且緊密相依、步調一致,避免發生“車前馬后,馬前車后之誤”。三者之間,以車兵為正兵,車上多配各種火器,車與車之間有步兵護衛,車兵和步兵,車兵和騎兵,騎兵和步兵可以互相形成支援。這種戰術編組也強調變化,在遇到復雜地形時,騎兵可以前出列陣,防止整個戰隊遭到敵人伏擊。另外,在各種不同地形,作戰的主力也會發生變化。平坦開闊地帶以車兵為主力,山林地帶則以步兵為主力。

            為尋求戰術變化,戚繼光大膽推出鴛鴦陣法。此陣法由12名武藝嫻熟的士兵組成一隊,左右對稱排列,命名為“鴛鴦陣”。鴛鴦陣的實質是最大程度地挖掘士兵的作戰潛能,充分發揮各種長短武器的優勢。陣型中的士兵必須密切協同,巧妙配合。比如,配置在右邊的持方形藤牌的士兵,需要穩定本隊陣腳,做好護衛。左邊持圓形藤牌的士兵,適時擲出標槍,引誘敵兵。如果引誘成功,那么后排兩名士兵則迅速用狼筅將敵人掃倒于地,手持長槍的同伴一躍而上,將敵人刺死或戳傷。最后兩個士兵除了負責保護本隊后方之外,還要隨時支援前方士兵。這種戰斗模式,和當代的班排戰術一樣,都高度強調士兵的團結協作。這種陣法經過實戰考驗,表現出靈活多變、攻防兼備的特點,對抗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圍繞火器,仍有缺憾

            總體上看,戚繼光的戰術變革內容非常豐富,而且在抗倭戰爭中卓有成效,但也并非完美。

            比如,戚繼光一度主張放棄海上御敵,改而退守陸地。他雖然主張“水陸兼司”,卻更強調“陸戰尤切”。戚繼光抗倭的主要戰績,有不少都發生在陸地,這與他平時的一貫主張保持一致。相比那些主張海上尋敵作戰的將領,戚繼光的戰術顯得相對保守。要想從根本上治理倭患,還是要依靠大量消滅倭寇的有生力量,單純防守則始終處于被動。

            戚繼光雖然高度重視火器發展,而且在他的軍隊中,火器配置的比例也有了大幅度提高,但并沒有真正促成冷兵器向熱兵器的完全轉變。其戰術設計仍然較多依賴于冷兵器,所以有學者指出,戚繼光沒有發展出一套以火器技術和裝備為中心的作戰方式,也就是說他并沒有真正提出以火器為中心的新型戰術。

            考察明朝中晚期的兵學轉型,圍繞火器確實作出了不少努力。孫承宗的《車營叩答合編》以及眾多學者圍繞火器探討并撰寫的火器類兵書,都在進行嘗試,但都沒有真正完成。戚繼光同樣沒能跳出這一局限。

            您的IE瀏覽器版本太低,請升級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裝webkit內核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