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軍營觀察:火箭軍“劍鋒-2021”導彈旅長大考的“轉型之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衛東、李永飛、李兵峰等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1-08-24 06:58

            立起練官練將的鮮明導向

            ——就“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專訪火箭軍參謀部訓練局領導

            ■解放軍報記者 王衛東 特約記者 李永飛

            火箭軍“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按照新的內容標準、考評模式展開博弈比拼,這是火箭軍指揮員比武競賽的首次創新探索。就此,記者圍繞組織比武競賽的基本考慮、主要變化、現實意義等采訪了火箭軍參謀部訓練局領導。

            問:“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的基本考慮是什么?

            答: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多次強調加強指揮訓練,提高指揮現代戰爭的本領。近年來,火箭軍持續開展導彈旅長比武,是聚焦“關鍵少數”提高打仗能力的迫切需要,也是加緊催生轉型人才隊伍的有力舉措。這次導彈旅長競賽考核,目的就是推動軍事斗爭準備細化落地,提高指揮員謀戰務戰能力,立起練官練將的鮮明導向。

            問:這次競賽考核,內容設置上如何突出導彈旅長的核心能力?

            答:導彈旅長能力素質包含很多,但我們這次競賽考核緊緊圍繞指揮員“五會”能力要求來設置考核內容和評判標準。安排了獨立籌劃、團隊作業、陳述答辯三個比武板塊,突出規范作戰籌劃、深化問題研究、錘煉應難應變和提高綜合素養等四個指向,重點考核全面分析判斷形勢,看能否及時準確把敵情、我情、戰場環境搞透,形成正確的分析判斷結論,以及完整準確理解意圖、及時果斷定下決心、機動靈活擺兵布陣、跟進態勢臨機應變等方面。

            問:這次競賽考核和以往比武有哪些不同?

            答:今年的比武與往年有很大不同和創新,總的遵循是最大限度緊貼未來作戰,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練,努力實現戰訓一致。

            “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在緊貼實戰設計上,做了很多優化創新。它改變以往旅長“單打獨斗”受考方式,改由旅長帶精干參謀團隊聯合籌劃,盡可能與戰時作業模式、條件等一致。另外,根據部隊實際作戰方案想定條件,嚴格依據作業成果關聯設置特情課目,對照決心內容連環追問質詢。針對作戰運用這個薄弱環節,把戰法創新陳述作為重點突出出來。遵照聯合作戰綱要和作戰條令構建評分項目標準,提高成績評判的科學性精準性,專門邀請各戰區機關和國防大學專家擔任考官,力求實現能力供給側與作戰需求側的融合對接。

            問:導彈旅長競賽考核主要是想提高指揮員哪個方面的能力?

            答:導彈旅長是火箭軍作戰指揮鏈上重要一環。當前,火箭軍旅團主官指揮能力在戰略思維、聯合素養、信息技能、應急處置和體系知識、科技素養等方面,還存在一定的短板弱項。我們要把比武競賽作為提高指揮員謀戰務戰能力的一條快速通道,以比武為平臺、以考核為杠桿,提升他們的戰爭謀略和戰略思維,深化作戰設計和戰法創新,強化現代手段運用和數據分析計算,推動指揮員向謀略型、打仗型、科技型、聯合型轉變,真正取得指揮打仗的“資格證”。

            問:“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旨在樹立什么導向?

            答:我們想通過組織競賽考核全面立起練官練將鮮明導向。抓練兵備戰關鍵在指揮員,一個單位練兵備戰效能怎么樣,關鍵在主要指揮員是不是懂作戰、會指揮、善組訓、真抓訓。通過這次競賽考核,強化指揮員精武強能、帶兵打仗的榮譽感責任感,選拔表彰謀略水平高、指揮技能精、綜合素質好的新時代優秀指揮員。同時,通過抓旅長帶動團、營、連各級指揮員主動訓、跟著訓、創新訓,充分發揮以上率下的輻射示范效應。

            導彈旅長大考的“轉型之問”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李永飛 新華社記者  李兵峰

            有過得硬的旅長,才有過得硬的“大國劍鋒”。圖為火箭軍某導彈旅進行實彈發射演練。 張 鋒 攝

            考生之問:是為爭奪名次,還是為提升能力——

            如果旅長的眼睛只盯著獎牌,那比武效果無疑會大打折扣

            大考落幕,自己多少分?排在第幾名?

            在不少導彈旅長焦急等待之時,得到的答復是:除了前三名,其余導彈旅長的成績已經“封存”,不搞“成績比優劣”“排名論英雄”。

            “這是讓大家放下分數、名次的‘包袱’,真正把目光聚焦到審視自己、發現差距上,回去一心一意帶動部隊提升訓練水平?!甭瞄L們深諳火箭軍黨委機關的良苦用心。

            既然是比武競賽,想贏怕輸是人之常情。正如克勞塞維茨所言:“在一切高尚的感情中,榮譽心是人的最高尚感情之一,是戰爭中使軍隊獲得靈魂的真正的生命力?!?/p>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崇尚榮譽就是崇尚勝利。那么火箭軍機關為什么要“淡化輸贏”呢?

            “如果旅長的眼睛只盯著獎牌,那比武效果無疑會大打折扣?!被鸺妳⒅\部訓練局領導道出了作為組織者的初衷。

            一位旅長感慨,不怕軍人爭榮譽,就怕軍人為榮譽所累。曾幾何時,一些部隊陷入爭名次、奪獎牌的誤區,把獎牌數量視作練兵比武的終極目標,“錦標主義”占了上風,“以比促訓”的作用便難以真正發揮。

            為什么明知這些做法違背了比武考核的初衷,卻仍有人樂此不疲?答案顯而易見,有人美其名曰 “為單位爭光”,實際上既是打仗意識不牢,也是政績觀的錯位。

            “在相互比拼中拓展視野、開闊思路、取長補短?!边@次競賽考核立起的風向標,在旅長們那里也得到了印證。

            某旅旅長劉磊,在比武之前就給自己定位了兩種角色:考生和學生。那幾天,他一有空就找其他旅長切磋武藝,博采眾長。他翻閱記得滿滿當當的筆記本說:“以前一些久攻未破的訓練難題,在這里或許能找到啟發和答案?!?/p>

            這樣的情形,讓現場指導競賽的火箭軍參謀部領導頗感欣慰,通過這場比拼,所有人都有所收獲,看似是比武考核模式向前邁出了一步,實則是火箭軍軍事訓練又向實戰化邁進了一步。

            這一步,刻不容緩!

            此次導彈旅長大考,正是為指揮員進行的一次“淬鋒行動”。找差距、補短板、研對策取代了決高低、分勝負、排名次,他們班師回營的行囊里,裝著沉甸甸的收獲,裝著這次競賽考核的“下篇文章”。

            考官之問:是考核旅長,還是挑戰自我——

            要想給別人出題判卷,自己必須技高一籌

            “這群考官有水平!”參加完“質詢答辯”走出比武場,導彈旅長們紛紛為考官“點贊”。

            然而,他們之中鮮有人知道,為了這次考核,作為考官團隊主要力量的火箭軍指揮學院專家教授準備了多久。

            兩年前的那次比武,火箭軍指揮學院某教研室主任劉華也是考官之一。他清楚地記得,當初越野、射擊等基礎性課目頗多,籌劃作業也是“一把尺子量長短”??脊僖雌碛嫊r查看“米秒環”,要么對照“標準答案”論高低。

            “當初也曾想過區分不同對象‘量身定制’考題,可這對出題者、判卷人都是更加嚴峻的挑戰。如果不通曉現代戰爭、不洞悉制勝機理,憑啥說人家這一仗打得好不好?”火箭軍指揮學院指揮系主任鮑偉說。

            組織導彈旅長大考,看似檢驗旅長,實則也是檢驗考官?;鸺娭笓]學院黨委遴選出一批優秀教學骨干。有的持續跟進某戰區實戰化建設試點任務,了解其對導彈部隊在聯演聯訓、聯合作戰中的最新需求;有的打起背包跟隨基層部隊進駐演訓、發射一線,整理資料、采集數據;還有的到機關、院校進行固強補弱“充電”。

            “要想給別人出題判卷,自己必須技高一籌?!苯衲瓿?,火箭軍開始籌劃導彈旅長競賽考核,考官團隊也開始忙碌起來。

            這次出卷,劉華感覺很“燒腦”——

            “一旅一想定”的考核模式給考官帶來了巨大的工作量。如何精準把握戰場變量,構建一個個緊貼各導彈部隊實際、對接未來戰場的實戰化考題,很大程度上也考驗著考官戰場素養和前瞻視野。

            那段時間,他們排除一切外在干擾,心無旁騖出卷審題。為一個考題的設置,他們常常像對抗演習一樣分成“紅藍”兩方,探究是否符合實戰要求。

            就這樣,在一輪輪“談兵交鋒”中,初步考核方案形成。他們又專門請來戰區機關、國防大學等各方專家來“挑刺”,召開“諸葛亮會”集智研修。數易其稿后,一份份為參考人員量身打造的考卷最終被敲定。

            出題是道關卡,評卷改卷更是檢驗衡量考官能力的“試金石”?;鸺娭笓]學院某教研室主任吳凱斌認為,考核評判標準就是部隊練兵備戰的參照系和風向標,導彈旅長的核心能力、部隊訓練的主要方向,都應該能從中找到答案。

            在吳凱斌桌上,擺放著一份《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合作戰綱要(試行)》。在評分過程中,他和同事深鉆細研文件精神,將理論學習成果積極轉化運用其中,立起新的評分標桿。

            一名旅長陳述答辯后,考官朱輝對“同一任務運用兩種不同指揮方式”提出質疑。這名旅長說出了自己的思考:“考慮補充打擊的任務性質,采取越級指揮更有利于快打快撤……”聽了他的回答,幾名考官點頭稱是。劉華說:“考慮得比我們要周全,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學習和收獲?!?/p>

            考核結束,考官結合每名導彈旅長籌劃作業、特情處置和現場答辯情況,逐個“畫像”提出改進建議。送走了導彈旅長,火箭軍指揮學院便召開專題復盤會,查找不足、梳理戰果、總結經驗,把最新成果寫進教案、帶入課堂。

            考場之問:是著眼今天,還是瞄準明天——

            考核不是終點,而是研究戰爭、打贏戰爭的起點

            對常年擔負戰備任務的某旅旅長周勇坤來說,“箭在弦上”的狀態讓他練就不少應急招法。但他感覺這次考核“源于實際、高于實際”。

            他說:“這次考核很多給定條件都是著眼‘打邊界’‘練極限’。比如,過去一次任務可能處置一兩種特情,現在是多種特情相互疊加、環環相扣,稍有不慎就會敗走麥城?!?/p>

            作為某旅參謀團隊成員的周浩,走進考場的那一刻就有點緊張。他發現,不僅給出的想定條件嵌入“聯合”要素,現場還有來自各個戰區機關的考官。如何讓“軍種主建”的供給側精準對接“戰區主戰”的需求側,成為考核的一個重點。

            鍵盤聲響,好似馬蹄聲碎;網絡無聲,卻深藏波詭云譎。作為觀戰者,記者也對很多難局險局直呼“沒想到”。但在導彈旅長看來,既是意料之外又在預料之中。

            “很多特情是戰場的變量,牽一發而動全身,逼著我們在復雜、邊緣、極限條件下用兵?!被貞洰敃r的考核情形,一位旅長記憶猶新:考官從他的籌劃作業中“尋短找茬”,無論是特情處置還是質詢答辯,很多看似簡單的現象背后卻暗藏玄機,部隊待機、機動、發射等作戰關鍵環節都得重新“擺兵布陣”。

            “比劍比長、用兵用強”,歷來都是“通用法則”,這次卻把“提高作戰效費比”“技戰術融合運用”等作為導彈旅長指揮謀略、指揮藝術的“度量衡”。

            某旅旅長呂爾參自打踏進考場,就有一種針芒在背的急迫感——

            他們旅列裝“無需陣地、停車就打”的新型導彈武器裝備,快打快撤是重要戰法。沒想到, “變更發射地域”“遭敵精確打擊”“變換打擊目標”等特情在短時間內一股腦兒涌來。

            “按目前條件,變換打擊目標的任務無法完成,趕緊上報,請示調整計劃?!眳螤枀⒀杆倥袛嗲闆r、定下決心。參謀人員提議:“啃一啃硬骨頭?!钡珔螤枀⒑芮逍眩簷嗪饫兹∑淅?,為了完成一項“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能導致某發射營“癱瘓”,后續任務無法完成,這樣“不計代價”的戰法不可取。

            呂爾參當機立斷,贏得考官認可??己碎g隙,火箭軍機關組織導彈旅長進行座談。呂爾參和大家有著共同感受:“這種謀略比拼好比棋盤里的博弈,面對險局危局不能‘走一步看一步’,而要看三步、五步甚至十步,才能在前瞻性、延伸性的考核中把握戰局?!?/p>

            考核不是終點,而是研究戰爭、打贏戰爭的起點。轉動這次競賽考核的“魔方”,無論是導彈旅長,還是考官團隊,都試圖從中尋求破譯克敵制勝的戰爭密碼。

            他們清楚,只有緊貼實戰,盡可能把“艱難一日”模擬在考場上,才能“把未來戰場可能面臨的失敗”解決在今天,才能拉直“戰場之問”的問號,化作長劍嘯天的驚嘆號!

            考核的杠桿撬動了什么

            ■鮑 偉

            火箭軍“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核活動,旨在適應新體制新模式新要求,聚力破解指揮員“五個不會”問題,提升指揮員善謀打仗素質本領。在這次比武組織過程中,我們聚焦核心能力、調整競賽導向、更新考核思維、創新比武模式,達到了摸清能力底數、深化作戰研究、提升部隊作戰能力等預期目的。

            樹立“戰訓一致、以戰載訓、以訓促戰”的思路,以戰斗姿態、創新思維組織導彈旅長競賽考核,重點考核旅長率領參謀團隊,組織指揮本旅完成現實作戰任務的核心能力,將旅長個體能力考核與部隊整體能力提升緊密結合。以作戰指揮核心指標撬動能力提升指向。聚焦旅長核心崗位能力,以戰斗籌劃為依托,圍繞指揮員情況判斷的準確性、行動設計的針對性、戰法運用的科學性、特情處置的有效性、問題研究的創新性設計考核內容,力爭通過指揮員個體的考核帶動部隊整體作戰能力提升。以現實軍事斗爭背景撬動素養培塑指向。結合當前火箭軍任務部隊面臨的現實軍事斗爭形勢和承擔的作戰任務,整體構設戰爭進程作為想定背景,將考核內容融入整體想定背景,錘煉提升導彈旅長的敵情意識、戰略思維、聯合素養。以實戰實訓作業條件撬動問題研究指向。摒棄以往為組織方便而統一作業條件的做法,內容完全對接實戰,針對導彈旅實際任務、實際力量、實際裝備、實際地域,一旅一任務、一旅一想定,研究的問題都是制約本單位能打仗打勝仗的重點難點和短板弱項。

            樹立“誰指揮誰來考、訓什么考什么”的思路,多方合力設計考題,撬動供給與需求緊密結合、戰術與技術緊密融合。供需融合力爭考準。邀請5個戰區聯指有關領導和學院專家共同組成考核機構,將能力供給側與作戰需求側緊密結合,將能力需求深度融入考點。研考融合力爭考實。堅持部隊與院校共同研究、各取所長,前期與各導彈旅開展深入對接,將部隊和院校當前研究創新成果融入考核設計,力爭將一線實踐經驗與院校理論研究成果碰撞融合,產出好思想、好課目,推動實踐經驗和理論研究緊密結合。戰技融合力爭考深。邀請國防大學、研究院和參謀部作戰保障大隊的領導專家共同研究考核課目,把技術運用深入到戰法運用中去,促進戰術與技術緊密結合。

            樹立“怎么指揮打仗就怎么競賽考核”的思路,改革比武流程。改變以往旅長“單打獨斗”受考方式。在旅長定下決心要點后,由精干參謀團隊支撐完成方案計劃,從考個人向考班子拓展。改變以往閉卷考試的形式。讓受考人員攜帶輔助資料軟件開卷考,在充分準備下實施考核,考出實際水平。改變以往特情與籌劃成果脫離的情況。特情處置課目設置關聯現場作業成果,把考核深入到情況內,在戰法陳述與質詢答辯中,融入戰法和建設成果,把旅長的研究打仗成果進行充分展現,達到以戰領訓、以比促訓的目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