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網絡涉軍舉報平臺

            毛岸英同志犧牲真相

            1999年2月14日,上海出版的《黨史信息報》(月末版)用半個版面刊登了一篇由許文龍撰寫的《一份記錄陰謀綁架毛岸英的真實報告》。這份“真實報告”編造了許多“內幕”: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取得第一次戰役的勝利后,美軍和南朝鮮特工 “綁架毛岸英并轟炸志愿軍總部”“刺殺彭德懷”“毛岸英與敵特工浴血奮戰”,等等。

            文章刊登后,那些曾和毛岸英一起在志愿軍總部工作過的戰友,都感到萬分驚訝。原志愿軍總部作戰處副處長楊迪和其他對毛岸英犧牲經過記憶猶新的參謀,均表示這篇駭人聽聞的文章,完全是不真實、不合理的虛構;王天成、龔杰、楊鳳安等專門撰寫文章,批駁了這份“真實紀錄”的荒謬和虛構之處。

            當時,中國人民志愿軍的組織及行動采取了非常的保密措施。幾十萬大軍開入朝鮮,并已和“聯合國軍”進行了第—次戰役,給美軍和南朝鮮軍當頭一棒,但美國并不知道中國出動了多少軍隊,以為中國只是象征性出兵,不是什么正規部隊。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當時連自己的對手、志愿軍統帥是誰都不知道,更不會去志愿軍總部刺殺彭德懷。毛岸英到朝鮮當時也是保密的,沒有幾個人知道,連他的妻子劉思齊都不知情,認為毛岸英出長差了。

            1950年10月19日傍晚,彭德懷急于與金日成首相會見以了解情況,就帶著楊鳳安和兩名警衛員乘坐一輛吉普隨先頭部隊進入朝鮮。毛岸英和彭德懷辦公室的其他成員則在10月23日隨十三兵團司令部一起入朝。原中國人民志愿軍組織部長任榮后來還回憶:出發前,上級對他說,有位俄文翻譯搭乘你的車。一上車任榮就覺得這位俄文翻譯有點面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兩人一問一答交談了好久,翻譯告訴他,自己新婚不久,父親支持他來朝鮮。任榮說當時只是對這位俄文翻譯頗有好感,同時又覺得他父親思想很進步,至于他父親是誰,任榮既沒有問,也沒想到要問。直到后來,他才知道毛岸英的身份。

            10月24日,彭德懷與十三兵團會合后,成立了志愿軍總部,彭德懷的臨時辦公室就成了志愿軍司令部首長辦公室。毛岸英的一切背景,只有彭德懷、鄧華、洪學智和彭德懷辦公室的人知道。據楊迪回憶,他都不知道毛岸英到底是何許人也,怎么會有美國和南朝鮮特務綁架毛岸英的計劃呢?

            按照彭德懷的指示,毛岸英擔任俄語翻譯工作,只在彭德懷辦公室附近活動,并沒有查哨任務。白天,毛岸英和大家都在彭德懷辦公室工作,晚上彭德懷在辦公室的行軍床上休息,毛岸英和楊鳳安就在用稻草搭的地鋪上睡覺,平時吃的都是粗高粱米,也沒有青菜。彭德懷對毛岸英很關心,多次提出讓毛岸英和他一起吃飯,但毛岸英都謝絕了。

            1950年11月7日,第一次戰役結束后,金日成與蘇聯駐朝鮮大使拉佐瓦耶夫到志愿軍總部大榆洞與彭德懷會面,毛岸英第一次擔任翻譯。毛岸英流利的俄語讓彭德懷和蘇聯大使都很滿意。會談結束后,毛岸英連夜整理出了向中央匯報的翻譯記錄??上У氖?,記錄沒發出去,自己卻犧牲了。

            1950年11月25日上午,美空軍轟炸機突然飛臨志愿軍司令部上課,投下了幾十枚凝固汽油彈。在作戰室緊張工作的毛岸英壯烈犧牲,年僅28歲。

            毛岸英犧牲的當晚,志愿軍發起了第二次戰役。當天下午,彭德懷和志愿軍總部機關遷至大榆洞南山下一條直徑約四米的排水隧道中辦公。據彭德懷機要參謀吳一平回憶,彭德懷對鄧華、洪學智和解方說:岸英是第一個向我報名參加志愿軍的。國難當頭,挺身而出,這不是每人人都能做到的。有人就沒有做到,但岸英做到了。

            毛岸英用生命守護了信仰,至今長眠于朝鮮的土地上。應該說,毛岸英的犧牲純粹是一場意外。但是,他的犧牲為新中國經歷的那段歷史,作了一個最特別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