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少問“為啥老是我”,多說“放心交給我”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9-08 06:59

            少問“為啥老是我”,多說“放心交給我”

            ■第77集團軍某旅通信營二連下士  鄭永博

            賀浩然繪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陽。水如此,官兵的活思想亦是如此。

            當第77集團軍某旅通信營二連下士鄭永博“為啥老是我”的活思想進入編輯部的視野后,我們聯系作者試圖豐滿細節,竟驚喜地發現,這顆“水滴”所折射的不止一束光線——不同層次、不同級別、不同閱歷的官兵有著截然不同的想法。

            為了對這個問題進行更深層的“解剖”,我們隨即連線鄭永博所在連連長曹明敏,以及該連同為大學生士兵的馮軼,調查了解他們對此事的看法,并組織開展了一場特殊的談心交心活動。溝通交流中,3個人從3個不同視角,為我們展示了同一個“方程”的多種解法。

            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官兵每一個細微的思想波動都不可忽視,希望這次微調查能夠為大家找到解開這個思想“扣子”的方法與手段,增進相互間的理解與信任。我們更希望,這樣的“輿論場”能夠延伸至座座營盤,讓官兵們在心與心的交融中并肩同行,攜手邁步強軍新征程。

            ——主持人 科進

            最近,連隊接到保障上級機關聯合演練任務的通知,作為通信專業的技術骨干,我積極請戰參與其中,并向連隊主官立下軍令狀。

            實話實說,我向連隊主官道出“放心交給我”這5個字,絕非一時沖動,這里面還有一段心路歷程——

            讀大學期間,我便獲得全校組織的通信技能大賽二等獎。從高校走入軍營后,憑借對通信技術的熱愛,我很快成長為連隊的專業骨干,隨之而來的,是肩上越來越多的重擔。

            就拿近一個月來說,連隊先是安排我參加通信技能比武,比武結束后,我又馬不停蹄地籌備專業課目示范講解,每天挑燈夜戰推演流程、完善資料。待這項任務告一段落,總算可以歇口氣的時候,通信專業集訓又緊鑼密鼓地拉開帷幕,在集訓人員名單中又一次出現我的名字……

            面對這樣的忙碌,我的心頭也萌生出“為啥老是我”的疑問。畢竟,連隊還有好幾名與我專業水平差不多的戰士,更有綜合能力強于我的老班長、老骨干,這些任務并不是非我不可。

            當“為啥老是我”的問號在心頭越壓越重時,不久后的一次演練讓我豁然開朗。

            那天,一場應急演練在野外駐訓場打響,我與戰友們一起協力架設電臺、聯通設備、跟蹤信號,不料,設備在通聯時出現故障,幾經調試都不見效果。

            正在一籌莫展之際,我突然回想起之前在一次通信專業集訓中遇到過類似“疑難雜癥”?!白屛襾?!”我主動請纓,一邊認真回想課堂上教員講授的種種細節,一邊按照操作步驟仔細排查各個節點……當看到信號燈由紅轉綠、通信鏈路終于打通時,我總算松了一口氣。

            演練順利完成,總結講評時,連隊獲得了上級機關的肯定,連長也對我豎起了大拇指。后來,也緣于這次處置緊急情況的優異表現,我獲準參加全軍通信骨干培訓。

            看著戰友們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我打心眼里為自己感到驕傲,但心底也潛藏著一絲羞愧:連隊給我壓擔子、交任務是有意培養我、鍛煉我,而我卻狹隘地陷入“為啥老是我”的埋怨,曲解了連隊主官的良苦用心。試想,要不是經過前期集訓的錘煉摔打,怎會有這次演練的一展身手,更不可能因此獲得進一步學習深造的寶貴機會。

            溫室里長不出大樹,棚圈里養不出戰馬。只有在各項任務中不斷淬火,才能聽到拔節生長的聲音。認清這個道理后,我下定決心不再把任務看成累贅和負擔,而是去爭取、去珍惜每一次鍛煉的機會,并時刻提醒自己:少問“為啥老是我”,多說“放心交給我”!

            (田鴻儒、崔樹旺整理)

            我為什么總給他壓擔子

            ■第77集團軍某旅通信營二連連長 曹明敏

            初識鄭永博,未見其人便先聞其名。

            大學期間主修通信專業、橫掃通信技術比賽各類獎項、屢獲通信專業獎學金……這些寫在新兵下連交接表中的亮眼信息,讓我瞬間記住了他的名字。

            隨著后續的觀察與接觸,鄭永博腳踏實地的品性、一點就通的靈性、刻苦鉆研的勁頭讓我印象深刻。更讓我對他刮目相看的,則是一次通信裝備操作摸底考核。當時,還是“初生牛犢”的他憑借扎實的專業功底,以2分16秒的成績在同年兵中脫穎而出,甚至超過了一些比他兵齡長、年紀大、經驗多的老士官。這讓我既感到無比驚喜又愈發堅信,這是個值得栽培的“好苗子”。

            于是,我不僅將鄭永博分配到全連專業技術最為過硬的“尖兵班”,特地叮囑班長重點幫帶,還手把手為他制訂學習計劃、講授實操技巧。而鄭永博的表現,也沒有辜負我的良苦用心——第一次參加全旅通信技能比武,他不負眾望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績,一舉成為全旅通信專業領域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隨著基礎理論、基本技能的不斷夯實,選取士官后的鄭永博已躋身全連專業技術骨干行列。面對日益成熟的鄭永博,在關于他的培養思路與后續發展問題上,我與其他支委成員產生了分歧。

            那天,在接到推薦人員參加上級通信專業集訓的通知后,我們幾個支委便開始碰頭醞釀。其實,自打接到通知的那一刻起,我心中的第一人選便是鄭永博。然而也有支委成員認為,鄭永博已經完全具備獨當一面的能力,培訓機會應該讓給“新人”,保證連隊人才的接續成長。

            讓更多的戰士獲得培養固然重要,但鄭永博是一棵“專家型士官”的好苗子,未來將在很長時間內為連隊“挑大梁”,我認為值得重點培養?,F在的他雖然已開始冒尖,但離“專、精、深、全”還有很大距離。而上級組織的這次通信集訓,對他來說就是一次難得的鍛煉升級機會。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支委們都覺得我說得有道理,最終一致決定選派鄭永博參訓。

            其實,這就是我總給他壓擔子的原因。

            (魏華鳴、張露楠整理)

            我什么時候才能挑大梁

            ■第77集團軍某旅通信營二連下士 馮 軼

            下連沒多久,鄭永博看似“不費吹灰之力”,便得到了連隊主官與班長骨干的重視。就拿前段時間來說,鄭永博剛參加完通信技能比武,又馬不停蹄地參與專業課目示范講解籌備工作。幾乎每次與他相遇,他都在為各種任務奔忙著。

            相較而言,自己似乎輕松不少??擅看慰吹洁嵱啦┟β档谋秤?,我總有種無法言說的羨慕,以及對成長機會的強烈渴望,心中不免常有抱怨:同是大學生士兵,什么時候才能挑大梁?

            沒過多久,上級組織通信專業集訓,連隊僅有一個參訓名額。那天,我懷著迫切的心情敲開指導員的房門毛遂自薦,希望能夠爭取到這次寶貴機會??墒?,連隊黨支部最終決定選派鄭永博參加。

            如果說落選一事讓我心中產生一絲失落,那接下來的一幕則直接加劇了我內心的不平衡。

            鄭永博臨行前的一次訓練間隙,我發自內心地恭喜他獲得寶貴的集訓機會,可他反而有些不情愿。聽完他的“吐槽”,我的心涼了半截:別人毫不稀罕的參訓名額,卻是我夢寐以求的成長機會。那晚,我輾轉難眠。論學歷,我不比鄭永博低;論工作態度,我不比鄭永博差,可為啥每次好事都有他?

            左盼右盼,機會終于來了。全旅組織編組聯訓演練,連長命我以臺長的身份參加,帶領3名骨干保障旅指揮所通聯,我欣喜若狂,暗暗下定決心好好表現、證明自己。然而沒想到,演練過程中,一直正常運轉的通信設備突然出現故障,此時的我卻手足無措。

            慶幸的是,另一個臺站的上士臺長彭寶俊聞訊趕來,只見他順著線路逐段排查,不一會兒就排除故障,設備恢復正常?!澳憧烧嬗幸皇?!”我不禁豎起大拇指,可他卻撂下一句話:“這是個常見故障,你還是多練練基本功吧?!?/p>

            聽了他的話,我的臉“唰”地一下紅到了脖子根,也開始反思連隊不敢把重擔交給自己的原因。其實,阻礙我進步的不是鄭永博,而是自己。與其單純地羨慕別人,不如沉下心來提升自己,積蓄力量等待著閃光的那一刻。

            將鄭永博作為趕超目標后,訓練場上摸爬滾打、裝備車里揮汗如雨、學習室里挑燈夜戰便成了我的常態。下一次,我絕不會讓機會再輕易從手里溜走。

            (高閆宇、張勁鋒整理)

            用好談心交心這個“傳家寶”

            ■第77集團軍某旅通信營教導員 周 軍

            或許正是因為經歷過,我們才有理由對他們的改變有所期待——

            當曹明敏再次給戰士壓擔子時,他可能會考慮戰士個人的承受能力,而不至于把他們壓得喘不過氣;當鄭永博面對接踵而至的任務時,他可能會欣然接受,而不至于心懷不解與怨氣;當馮軼再次遭遇機會的擦肩而過時,他可能會放平心態做好自己,而不至于陷入求而不得的挫敗之中。

            對這三人而言,這場特殊的談心交心為彼此提供了另一種看待問題的視角,從而增進理解,消除誤會與偏見,讓心與心貼得更緊。其實很多時候,有很多誤會,如果我們能用好談心交心這個“傳家寶”,就會發現“這根本都不是事兒”。

            今天,信息網絡發達快捷,越來越多的官兵有問題不找干部找網絡、有心事不找戰友找網友。在這種“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情境下,更彰顯出談心交心的稀缺與珍貴。

            作為思想政治工作者,我們鼓勵這樣的談心交心,因為這是一件雙贏的事。它代表的是一種姿態——上級主動與下級談心,傳遞的是關心關愛;它釋放的是一種信號——下級主動向上級交心,傳遞的是信任信賴。

            “鍵對鍵”永遠代替不了“面對面”。無論時代如何發展、媒介如何迭代、技術如何進步,打開心門的所有方法都不如“我們坐下來聊聊”這句話來得實在管用。

            強軍路上,讓我們用好談心交心這個“傳家寶”,用心與心的抵近去卸下思想的包袱,凝聚更多的力量,讓官兵在軍旅生涯中飛得更高、走得更遠。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