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現代作戰運用工程化途徑有助于提升指揮效能、破解指揮難題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奎 胡海洋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1-07-28 10:34

            現代作戰呼喚指揮“工程化”

            ■劉 奎 胡海洋

            引言

            現代戰爭要素多、專業多,工程化特征越來越明顯。指揮一場現代作戰,就如同實施一項超級大工程,因此吸收借鑒工程思維中行之有效的理念、方法、工具,運用工程化途徑將有助于提升指揮效能、破解指揮難題。

            借鑒工程設計圖表化,運用圖表輔助籌劃

            圖表是現代工程設計和管理的常用工具,是科學精細組織實施工程的重要手段。工程應用中的許多優秀圖表工具,可以移植運用到作戰指揮領域。

            用圖表輔助思考。指揮既是一種行為活動,更是一種思維活動。在工程領域,輔助籌劃設計的一些圖表工具,諸如思維導圖、網絡圖、雷達圖、魚骨圖,以及決策樹、決策表、三欄表等,同樣適用于指揮領域。運用圖表輔助思考,邏輯清晰、科學嚴謹。英軍作戰籌劃設計特別強調問題導向,通常使用三欄表輔助作戰問題的推理解決,他們將作戰指揮中涉及的問題梳理歸納為29個,借助三欄表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能很好地展現思維條件、過程、結果。

            用圖表描述流程。指揮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作戰文書,包括計劃、命令等正式指揮文書,也包括分析報告、判斷結論、決心建議等非正式輔助文書。這個流程如果用圖表表示,形象直觀、便于理解、利于共享。常用圖表工具有流程圖、統籌圖、拓撲圖、概念圖、清單表等。美軍作戰指揮非常重視用圖表表述指揮作業產品,最常用的圖表工具為透明圖和矩陣。透明圖能把各種情況分層歸類到不同透明圖層上,根據需要疊加組合,生成想要的指揮工作圖。矩陣是表格的變形,能夠顯示不同要素之間在數量上、結構上的相互關系。

            用圖表展示態勢。戰場態勢圖是基于網絡信息體系共享情報信息、掌握戰場情況的主要載體,是信息時代作戰、指揮與保障變革的主要支撐。用圖表展示戰場態勢,可以在戰場真實空間和網絡虛擬空間建立逼真、一致的映射,實現對戰場情況的所見即所得。利用仿真模擬技術、增強虛擬現實技術,二維圖表可以轉換成三維圖表、多維圖表、全息圖表,能更加客觀逼真地展示戰場綜合態勢、地理空間態勢、氣象水文態勢、社會環境態勢等,瀏覽這些虛擬態勢就如同親身在真實戰場空間一樣。

            借鑒工程加工精確化,突出量化計算分析

            相較于科學和藝術思維,工程思維更注重理性實用、嚴謹細致。要做成“百年工程、精品工程”,就必須借助數學工具,運用各類數據,強化工程設計和建造中的量化分析。設計和“建造”現代戰爭的“工程師”,同樣需要“善于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指揮、用數據決策,實現由原先粗放型指揮向精確型指揮的轉變”。

            強化作戰計算。正所謂“多算勝、少算不勝”。古代指揮都需要作戰計算,更何況現代指揮。強化作戰計算,不僅要做好數量、時間、空間、資源等傳統計算,也要做好質量、效能、風險、價值、威脅等新型計算,不僅要用好兵力計算、火力計算、機動計算、協同計算等傳統方法,也要用好任務規劃、仿真推演等新型方法,把作戰計算融入判斷情況、理解任務、定下決心、擺兵布陣、處置情況各環節、各要素、各領域,讓一切指揮活動均建立在“量”的基礎上。

            突出精細指揮。數據是量化計算的基礎和結果,也是精細的象征,突出量化計算分析,就必然要求精細指揮。山有多高、水有多深、河有多寬、風有多大、霧有多濃……絕不能大而化之、差不多就行?,F代網絡信息體系要素眾多、專業眾多、行動眾多,眾多差不多累加在一起就會差很多。突出精細指揮,就是資料準備要精細、掌握情況要精細、情況預想要精細、預案準備要精細、計劃組織要精細、協調配合要精細、調控口令要精細,用精細確保精確、體現精準。

            用好信息系統。信息系統不僅具有共享、融合、聯動等基本功能,更為重要的是,信息系統本質是算法加數據,運行算法去操作數據,就可以得出結果。所以信息系統具有強大的、快速的量化計算分析功能、數據查詢統計功能,用信息系統指揮就是強化作戰計算,就是突出精細指揮。盡管信息系統在穩定性、安全性、便捷性、快速性上與實戰長期存在差距,但要堅信信息系統是未來指揮必要的、重要的手段,代表了作戰指揮發展的必然趨勢,只要用好、用熟、用精信息系統,一定能提升指揮效能。

            借鑒工程制造原型化,超前開發作戰概念

            城市規劃工程,要先設計城市規劃工程圖、城市規劃微縮模型;橋梁建造工程,要先設計橋梁微縮模型、橋梁效果圖;飛機制造工程,要先設計飛機圖紙、飛機模型,或包含核心部件可以起飛的原型機。工程實踐中一個顯著特點就是先設計構造工程原型,按照工程原型所體現的結構、樣式、要素、機理展開各項工程建設,這樣可以深化對工程的認識,協調各項工程建設,呈現和解決工程潛在風險。一流軍隊設計戰爭,二流軍隊應付戰爭,三流軍隊尾隨戰爭。指揮現代戰爭一樣需要超前規劃設計“戰爭原型”。

            擬制作戰構想。準確預判部隊面臨的安全環境、安全威脅,準確區分部隊擔負的使命任務、可能實施的作戰樣式,準確把握未來戰爭形態與新軍事變革走向,形成對未來安全環境、作戰任務、作戰環境、作戰樣式、作戰能力需求等的構想,為設計“戰爭原型”提供背景、標定方位。

            開發作戰概念。作戰構想解決了打什么仗的問題,而作戰概念則需要解決怎么打仗的問題?;谧鲬饦嬒?,創新作戰樣式、作戰思想、作戰指導,開發頂層作戰概念。圍繞頂層作戰概念,開發對應的作戰行動概念、作戰支撐概念,把頂層作戰概念落到具體行動上、具體支援保障上、具體能力建設上,形成新型作戰概念群。依托新型作戰概念群,設計可操作、可執行的作戰行動方案、支援保障方案、訓練建設方案,確保新型作戰概念落地生根。

            進行作戰實驗。開發的新型作戰概念可行不可行、存在什么問題和缺陷,需要檢驗論證才知道??梢酝ㄟ^演習、實戰等形式進行試驗驗證,也可以在實驗室內利用現代仿真模擬系統進行試驗驗證,這是當前最常用、最經濟的檢驗論證方法。美軍在開發“快速決定性作戰構想”時,經過了一系列模擬實驗演習,不斷修改完善,先后推出了0.5版、1.0版和2.0版。伊拉克戰爭中,美軍聯合部隊司令部一支“總結經驗”工作隊專門“嵌入”中央司令部,對戰爭中運用“快速決定性作戰構想”的經驗教訓進行實踐評估。

            固化作戰條令。以作戰條令的形式,將新型作戰概念群固化后頒發部隊施行,發揮其應有的指導性、規范性和引領性作用。在“擬制作戰構想—開發作戰概念—進行作戰實驗—固化作戰條令”的反復循環迭代中,使“戰爭原型”不斷接近未來戰爭的真實面貌。

            借鑒工程管理標準化,統一規范指揮標準

            1架波音747,由全球60多個國家上萬家企業生產的數百萬個零配件按標準接口組裝而成。隨著工程規模的擴大和工程結構復雜度的提升,現代工程一般都是由大大小小的模塊,按照標準接口組裝而成,模塊化、標準化的思維方式是工程思維的顯著特點?,F代作戰指揮專業化、規?;?、復雜性不斷提升,這種代表工程思維核心要義的標準思維,也應該在指揮活動中樹立起來,實現按規范組織、依標準指揮。

            指揮機構標準化。按照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干高效的要求,建立標準化常設指揮機構,根據需要加入或脫離作戰體系。統一指揮機構的編成編組,規范指揮機構種類數量、要素組成、席位編配、開設配置、勤務保障等,做到職責清晰、權限明確、控制有力、協調順暢。目前,北約國家軍隊的指揮所都是按基本指揮所、戰術指揮所、后方指揮所、機動指揮組編成,基本指揮所均設有情報、運動與機動、火力、保障、防護、C4等六大基本要素。標準化的編成編組,有利于確保上下順暢、左右貫通。

            指揮流程標準化。規范作戰指揮活動的程序步驟、方式方法、行為主體、相互關系等,統一指揮流程。同步規范指揮信息流程,明確指揮信息的處理主體、種類性質、流向流量等,以規范的活動流牽引信息流,規范的信息流主導活動流。

            指揮文書標準化。規范指揮文書的種類數量、格式要求、內容要素、表述方式,以及與指揮文書相對應的指揮數據類型、結構、屬性、長度等。在信息系統成為現代指揮手段的基本配備后,基于信息系統的文書標準化更加重要,尤其應注重對戰場態勢圖、目標清單、指揮短語等基于信息系統的新型指揮文書進行規范,從而實現全軍一套文書、一種語言、一幅態勢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