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多域作戰:由美陸軍率先提出、其他軍種協力推進的新型作戰概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褚睿 劉瑋琦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1-07-29 06:53

            “多域作戰”的外軍視角

            ■褚 睿 劉瑋琦

            閱讀提示

            每一個作戰域的開辟,必將引發新一輪作戰方式的變革。在以智能、泛在、融合為特點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的加速推動下,太空、網絡空間、電磁頻譜、認知空間等新興作戰域對未來作戰影響日益增大,通過與傳統陸、海、空作戰域跨域協同實現優勢互補、體系增效的“多域作戰”概念應運而生,正成為適應戰爭形態演進的新型作戰理論。

            “多域作戰”概念最早由美軍提出。隨后,英國、法國以及其他北約成員國均以不同形式開發“多域作戰”概念。以色列率先將“多域作戰”概念運用于實戰。俄軍從對手視角創新提出了自己的“多域作戰”理論。當前,“多域作戰”概念已經成為引發外軍新一輪作戰方式變革轉型的重要概念。

            “多域作戰”概念是基于信息時代作戰方式變革,由美陸軍率先提出、其他軍種協力推進的新型作戰概念

            美軍認為,通過所有戰爭領域(陸、海、空、太空、網絡空間)快速且持續的整合,在特定時間窗口形成多重優勢,迫使敵人陷入困境是“多域作戰”概念的制勝機理。美陸軍提出以“全球一體化作戰”思想和“跨域協同”理念為指導,力求通過“多域作戰”方式形成未來戰爭非對稱優勢。多域特遣部隊(旅級)將是美陸軍實施多域作戰的核心作戰力量,集炮兵、陸基戰術導彈、陸航、網絡空間、電磁頻譜、太空以及防空力量于一身,通過跨域混合編組形成多域作戰能力。美空軍積極響應“多域作戰”概念,著眼構建聯合作戰指揮與控制體系,提出多域指揮與控制概念,聚力開發先進作戰管理系統,將多域作戰向戰術級下沉,以提高未來作戰的敏捷性和跨域協同能力。美國海軍吸納“多域作戰”概念的核心思想,提出打造“一體化全域海上軍事力量”,重點開發“分布式殺傷”作戰概念,提出加強全域作戰設計與演習。

            美國國防部和參聯會匯集軍種“多域作戰”新型作戰概念的思想與機理,提出了“全域作戰”頂層概念,旨在瞄準形成新一輪非對稱優勢,牽引作戰方式變革與軍事轉型。全域作戰概念以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為核心,旨在將傳統作戰域與太空、網絡空間、電磁頻譜、防空反導和認知領域等能力整合在一起,與全球性競爭對手在全頻譜的環境中競爭。據悉,該概念目前尚處于萌芽期,正在進行理論深化、試驗驗證、演習評估和條令轉化,并通過多條工作線,不斷豐富其概念內核。其中美軍參聯會領導概念向政策、條令和需求轉化;空軍通過開發先進作戰管理系統、陸軍通過實施“融合項目”、海軍通過啟動“超越項目”共同推動該概念走向成熟。美戰區通過兵棋推演、項目演示和聯合演習等形式支持多域作戰概念和多域作戰模式開發。

            英國等北約國家基于借鑒和融入視角,積極參與美軍“多域作戰”概念的開發與試驗,并結合實際修訂作戰概念

            英國國防部提出了“多域融合”概念,與美軍“多域作戰”概念機理相一致,著重于整合不同領域和不同層次的作戰,為2030年及以后發展一支聯合部隊、保持競爭優勢做準備。英國國防部指出,“通過信息系統整合不同領域和不同層級的能力,創造和利用協同效應,以獲得相對優勢,是多域融合概念的制勝機理?!痹摳拍顝娬{奪取信息優勢、塑造戰略態勢、構設多域作戰環境、創造和利用協同效應。該概念提出4個具體問題:如何通過“多域融合”為2030年及以后提供超越對手的優勢;如何實現國防部與盟友、政府和民事部門合作的跨域融合;如何解決“多域融合”概念涉及的政策問題;如何促進國防概念、能力和戰爭發展方面的研究。以此為抓手,英軍開啟了多方面、分步驟、體系化的軍事轉型。

            其他北約國家也正在不同程度聯合開發和創新運用“多域作戰”概念,并以聯合演習、盟國協作等形式推動“多域作戰”概念轉化落地。2019年美陸軍領導開展的、旨在評估印太司令部多域特遣部隊作戰能力的“聯合作戰評估(2019)”演習中,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部隊組成多國任務組織參與其中,評估了2025-2028年作戰環境下的多域作戰概念、編組、能力。2019年10月,北約聯合空中力量競爭中心召開了“塑造北約未來的多域作戰態勢”會議,為塑造北約未來多域作戰態勢,從軍事思想、多域作戰力量、多域作戰行動和訓練聯合部隊等方面進行了探索和研究。2020年6月,北約指揮控制卓越中心發布了多域作戰指揮控制演示平臺白皮書,旨在通過彌合技術和作戰人員、戰術和戰役層面、學術界和軍方之間的指揮控制鴻溝,以分散、數據驅動的綜合環境來應對多個作戰域的威脅與挑戰。

            俄軍基于對手視角,一方面尋求破解之道,另一方面基于“跨域作戰”制勝機理,結合自身特點創新作戰理論

            美軍提出“多域作戰”概念后,俄軍基于自身安全利益考量,積極尋求破解之道。2020年12月,俄羅斯《空天力量理論與實踐》雜志刊發《論證運用航空力量打破敵方多域作戰中大規模聯合空襲》的文章,認為大規模聯合空襲是北約國家實施多域作戰的初始階段,將對俄羅斯最為重要的關鍵設施實施大規模協同作戰,為北約聯合武裝力量后續決定性行動創造條件。俄軍必須綜合運用戰區部隊的航空力量組成的偵察打擊系統,給敵造成無法承受的損失,打破其大規模聯合空襲,迫使北約多域作戰初始階段目標無法實現,致使北約政治軍事領導層放棄繼續實施多域作戰的企圖。

            另一方面,俄軍針對“跨域作戰”這種新型作戰方式,提出了“軍隊統一信息空間”理論,其核心思想是: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網絡化的指揮控制系統,以實現全軍指揮、通信、偵察、火力、保障等要素的深度融合,進而提升戰場態勢感知能力與作戰指揮效率。圍繞實現跨域作戰能力,俄軍持續推進理論開發:一是依托軍隊統一信息空間,建立網絡中心指揮模式;二是將人工智能引入指揮控制系統,實現物理域與認知域的統一;三是發展網絡、太空和水下作戰力量,爭取新興作戰領域優勢;四是建立統一的軍事標準體系,提升兵力兵器互操作能力。俄軍沒有全盤吸收西方“多域作戰”概念,也沒有全盤否定西方“多域作戰”有益成分,而是結合自身將“多域作戰”的一些先進作戰思想吸收,充實自身特色的作戰理論。

            以色列基于作戰需求視角,率先運用“多域作戰”概念于加沙戰場,將多域作戰力量“幽靈”部隊作為主要作戰力量

            以軍認為,多域聯合作戰是未來戰爭發展的必然趨勢,對于以地面作戰為主的以色列而言,通過整合陸上、空中、網絡空間、電磁頻譜和海上精銳力量,迅速識別、追蹤和摧毀敵方目標,能夠進一步提高以軍的殺傷力。這一理念與美陸軍提出的“多域作戰”概念一脈相承。在這一理念的指導下,以軍組建了“幽靈”部隊,并率先在加沙戰場上進行了實戰檢驗。在2021年5月的巴以沖突中,以色列在對哈馬斯的代號為“城墻衛士”行動中首次運用“幽靈”戰斗營實施了多域作戰,被稱為世界上第一場“人工智能戰爭”。以軍在這場戰爭中主要依靠機器學習和數據收集,人工智能首次成為作戰的關鍵組成部分和力量倍增器。在對哈馬斯地道網的清除行動中,以軍通過大數據融合技術進行預先識別和瞄準,而后出動戰機160架次進行精確打擊,極大破壞了哈馬斯的地道網,實現以空制地;在對哈馬斯火箭發射裝置的打擊中,以軍戰斗機飛行員、地面情報部隊和海軍部隊之間使用指揮和控制系統,快速發現目標并進行即時精確打擊,迅速塑造有利戰局。

            根據以軍的說法,“幽靈”部隊在作戰編成、武器配置和作戰方式等方面與傳統部隊迥然不同。該部隊編制暫屬以色列第98傘兵師,包括旅偵察營、傘兵旅的地面部隊,裝甲旅、工程兵、特種部隊,F-16中隊和阿帕奇直升機,以及“蒼鷺”無人機等多域作戰力量,通過使用多域傳感器和精確打擊武器,實現跨域機動與打擊,“在極短時間內改變戰場局勢”。該營成立于2019年7月,雖然是一支地面部隊,但它集成了空中打擊、網絡偵防、精確火力、電子對抗、情報互聯以及海上突擊等多域作戰力量,是具備師旅級作戰能力的營級作戰單元。該部隊組建以后,不斷通過演習提升多域融合和跨域打擊能力,并在新開發的人工智能技術平臺的支撐下迅速發揮兩大功能:一是在戰場上作為精兵利器,以非對稱方式作戰;二是作為試驗部隊,不斷創新和發展新型作戰概念、作戰理論和技術裝備,隨時將成功經驗推廣到其他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