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丨滄海橫流見英雄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9-06 06:35

            廣大干部群眾和人民解放軍、武警官兵堅決響應黨和政府號召,發揚不怕累苦、不怕疲勞、不怕犧牲的精神斗志,堅守在防汛抗洪救災第一線,涌現了許多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跡,展現了中國人民眾志成城、頑強拼搏、敢于勝利的英雄氣概,書寫了洪水無情人有情的人間大愛。

            ——習近平

            滄海橫流見英雄

            ■解放軍報記者  王鈺

            大江奔流,歷史的時空在這里交織。

            初秋時節的傍晚,漫步江西省九江市潯陽西路長江之畔,晚風習習,一岸翠綠?!皾£柦^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散步乘涼的市民三三兩兩,有孩童高聲吟誦著《琵琶行》里的詩句。

            大堤內外,“生態綠化帶”與“園林景觀帶”環繞成沿江綠色生態廊道。這處如今被譽為“九江最美岸線”的所在,23年前的1998年,曾是一片澤國。

            道路另一側,是’98抗洪廣場。廣場中央的抗洪紀念碑高19.98米,代表著洪水肆虐的1998年;紀念碑基座有6級花崗石踏步,寓意封堵決口的艱難6日。

            1998年入汛后,我國長江流域持續大范圍強降雨,引發全流域大洪水。同時,東北的嫩江、松花江也發生罕見的特大洪水。

            長江告急!嫩江告急!松花江告急!

            危難之際,全國人民團結一心,解放軍和武警部隊30余萬官兵連續奮戰數月,取得抗洪搶險的偉大勝利,形成了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不怕困難、頑強拼搏,堅韌不拔、敢于勝利的抗洪精神。

            鋼鐵長堤

            9月1日,湖北省嘉魚縣簰州灣藍天抗洪英雄中學。

            學生們的“開學第一課”,是前往校園內的烈士紀念碑群緬懷’98抗洪烈士。這一天,學校還為每名新生發放了一本名為《永恒的紀念》的書籍。這是學校為了讓學生了解’98抗洪歷史、銘記抗洪烈士、繼承偉大抗洪精神,組織編寫、突出本校特色的德育教材。

            那是悲壯的一幕。1998年8月1日晚,簰洲灣中堡村大堤發生嚴重管涌??哲娔掣吲趫F一連指導員高建成所在營火速前往搶險。在官兵距離險堤僅有100余米時,大堤突然潰決。

            黑暗之中,高建成將救生衣讓給戰友,又把不善水性的新兵劉楠奮力推到激流中的一棵樹上。劉楠抓住了樹干,卻沒來得及拉住指導員。一道洪流,隔開了生與死。這位年輕的軍官,犧牲在建軍節這一天……

            江西省九江市,歷來是長江防汛抗洪中的一個關鍵節點。1998年8月7日12時許,強降雨重壓之下,九江長江大堤上游段4-5號閘口之間發生決口。

            40余萬九江人民的生命危在旦夕!一聲令下,數萬解放軍官兵迅速集結,誓言不惜一切代價盡快封堵決口。當年解放軍解放九江,只用了1個師的兵力,而1998年,為保九江平安,趕赴當地的整建制師就有5個。

            時任某部五連連長的段奉剛,就是封堵決口部隊中的一員。6個晝夜,他和戰友們的指甲“不見了”——搬運砂石,指甲磕掉渾然不覺;他和戰友們的腳“變大了”——超負荷的體力勞動,讓腳面浮腫得穿不上鞋子;他和戰友們的衣服常?!懊摬幌隆薄干炒テ屏似と?,血凝固后把迷彩服和皮膚黏在一起……

            就這樣,段奉剛和戰友們在決口處奮戰了39個小時。

            武漢保住了!九江保住了!大慶保住了!

            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官兵奮戰在南北抗洪一線,以血肉之軀筑成一道道堅不可摧的鋼鐵長堤,又一次展現了我軍“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的偉大氣概。

            這是永恒的定格,也是前行的動力。走進新時代,經歷過驚濤駭浪洗禮、抗洪斗爭淬煉的部隊,傳承偉大抗洪精神,接續奮斗,再創輝煌。

            “特功八連”所在空降兵某部三營被授予“抗洪搶險英雄營”榮譽稱號,至今傳承著“只吹沖鋒號,不打退堂鼓”的連魂;原廣州軍區“三八線尖刀英雄連”被授予“抗洪搶險英雄連”榮譽稱號,轉隸為第74集團軍某旅兩棲裝甲步兵三連后,成為新一代“破敵尖刀”。

            生命之舟

            在黑龍江省泰來縣九八抗洪紀念館,一塊刻著“驚濤駭浪”4個大字的巨石,無聲地講述著感人肺腑的一幕。

            1998年8月12日,泰來縣大興鎮,100余名群眾已被洪水圍困30多個小時。時任武警黑龍江總隊五支隊一大隊大隊長宋波,帶領12名官兵駕駛8艘橡皮艇和臨時征用的4艘游艇前往救援。

            按照設計載量,這些橡皮艇和游艇只能載運80多人,可是情勢危急,已經來不及分兩次轉移。

            毫不猶豫,宋波與12名突擊隊員全部跳入水中,用肩膀托著小艇前進。

            整整兩個小時,他們就這樣托舉著生命之舟,保護群眾沖出了生死線。

            “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眲撟饔?998年的歌曲《為了誰》,深情記錄了這段壯闊的歷史,真摯訴說著這支軍隊的宗旨。

            付海洪個子不高,身材精瘦。他是陸軍第73集團軍某旅“抗洪搶險英雄營”的一名副班長。

            今年7月14日,付海洪所在部隊聞令而動,經過近16個小時摩托化機動,深夜抵達九江市永修縣郭東圩抗洪一線?!懊總€沙袋40多斤,我一口氣扛了十幾個?!弊鳛楦卑嚅L,付海洪帶領戰友成功封堵了一處較大的泡泉。

            1998年出生的付海洪,未出生就與解放軍結下不解之緣。那一年,洪水淹沒了他的家鄉——江西省上饒市橫峰縣司鋪村。

            “當時我母親懷孕7個多月,挺著大肚子,行動不便。當一家人被洪水圍困一籌莫展時,是趕來救援的解放軍用皮劃艇把母親送到了安全地帶?!备逗:檎f,洪水退后不久他順利降生,父母為他取名時特地用了一個“洪”字,銘記那場洪水里的恩情。

            從小聽著解放軍抗洪的故事長大,2016年,18歲的付海洪報名入伍,如愿穿上軍裝。得知部隊將奔赴九江抗洪,他鄭重寫下請戰書。

            曾經,迷彩綠托舉起生命的希望;如今,迷彩綠守護的生命已長成棟梁。放眼全國,許多個已經長大的“付海洪”們,用人生的選擇、青春的行動詮釋著什么是傳承,什么是擔當。

            眾志成城

            在九江抗洪紀念館,兩個“棉墊肩”靜靜地擺放在展廳內,其中一個上面寫著“贈給親人解放軍”?!?998年抗洪時,九江群眾給我們做了很多這樣的坎肩?!碑斈陞⒓舆^九江抗洪的官兵回憶說。

            抗洪取得全面勝利,除了子弟兵頑強拼搏、堅韌不拔,也離不開千千萬萬人民群眾的共同努力。除解放軍和武警官兵外,500多萬民兵預備役人員、800多萬干部群眾全力投入抗洪搶險。如果計算交通、通信、醫療服務人員等,總動員人數達上億人?!皥F結就是力量”,這句樸素的話語道出了大災大難面前,中國人民總能取得勝利的真諦。

            人民群眾的全力支持,化作攻堅克難、所向披靡的戰斗力。

            擔心將士們吃不飽,餐館老板組織員工把可口的飯菜送到抗洪一線;部隊從大堤上撤下后,“軍人免費”成了出租車行業不成文的“行規”。

            人民群眾的深明大義,每每令子弟兵充滿敬意、深受感動。

            “抗洪英雄”高建成的哥哥來部隊參加高建成的追悼會,官兵發現他腳上的鞋子已經開了口。團領導連忙送來一雙新膠鞋請他換上。追悼會后,官兵打掃房間時發現,新膠鞋刷得干干凈凈放在床下,烈士的哥哥穿著自己來時的舊鞋回去了。

            2020年8月19日,習主席在安徽省親切慰問在防汛救災中犧牲同志的親屬時指出:“每當危難時刻總有英雄挺身而出,這是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體現?!?/p>

            最是風雨考驗人,最是風雨見精神。

            在西方神話中,人們面對大洪水束手無策,只能期盼登上諾亞方舟求得生存。而在中國,古有大禹治水、李冰修建都江堰的佳話,今有廣大軍民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發揚抗洪精神,譜寫的一曲曲防大汛、搶大險、救大災的抗洪壯歌。

            江河安瀾,人民安居,14億多中國人挺立起中華民族不屈的脊梁。

            圖片來源:《解放軍畫報》資料室

            父子兵·父女兵

            ■李光輝  周 峰

            今年7月,在河南省鄭州市,李建立和李忠父子倆奮戰抗洪一線的故事,贏得廣大軍民贊譽。

            1998年從部隊退役的李建立,分配到尉氏縣人武部軍事科工作。1998年特大洪水來襲時,他正在部隊牽頭組織骨干集訓,人沒到一線抗洪,抗洪官兵的精神卻時刻激勵著他。2016年,兒子李忠參軍入伍,成為河南省鞏義市消防大隊一名戰士。5年過去了,李忠已成長為消防救援大隊二班班長。

            7月的特大暴雨突如其來,李建立父子倆同時報名到抗洪一線。兩人任務地點距離很近,卻顧不上見面,直到險情排除。

            就在河南省尉氏縣的抗洪戰場上,一同戰洪魔的還有文付軍、文靜雨這對父女兵。

            1998年,文付軍從陸軍某部退役。當年,那場特大洪水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當時正在外訓的文付軍沒能趕往前線救援,成了他永久的遺憾。

            1999年,文付軍退出現役時放棄其他安置機會,主動申請到縣人武部工作。面對急難險重任務,他總是第一個沖上去,從無怨言。

            今年7月,河南省遭遇特大暴雨,尉氏縣境內受災嚴重。文付軍主動申請加入抗洪搶險隊伍,與百余名民兵一起搬運沙袋、加固河堤。

            文付軍的女兒文靜雨,是陸軍軍醫大學士官學校一名學員。暑假期間趕上家鄉遭遇特大暴雨,她毅然奔赴抗洪戰場。

            圩堤邊環境潮濕蚊蟲多,連續多日下來,文靜雨的雙手被叮得通紅??吹脚畠翰慌驴嗖慌吕鄣臉幼?,文付軍倍感欣慰:“像老兵的女兒,像當兵的樣子!”

            “變”與“不變”話抗洪

            ■程小冬

            “1998年抗洪的時候,大型裝備上不去?!币巴怦v訓場,正在保養裝備的靳浩雷回憶說。

            靳浩雷是中部戰區陸軍某舟橋旅一名修理技師,一級軍士長。1998年,入伍僅兩年的靳浩雷參加了抗洪搶險行動。他清楚地記得,那時候舟橋裝備笨重,在抗洪一線發揮作用受限。讓靳浩雷心痛的是,他的兩名戰友楊德文、葉華林犧牲在了抗洪大堤上。

            這些年,裝備一直在變。

            靳浩雷說,剛入伍那會兒,他和戰友們主要跟“老解放”“吉普車”“79特”等裝備打交道。隨著技術進步,汽油機換成了柴油機,舟橋裝備實現第一次換代升級。

            過去每次架橋訓練,一個班的戰士要把重達1噸多的器材抬起來分解、連接28次;一名戰士要扛著79公斤重的橋板,在50米的距離上往返40趟……“舟橋裝備都是鐵,磕磕碰碰都是血;舟橋裝備都是鋼,一不小心就受傷?!睅拙洹绊樋诹铩钡莱隽四菚r訓練的艱苦。

            2018年,這個旅全面列裝新型舟橋裝備。新裝備大量采用電控、液壓部件,全部實現了機械化作業?!凹缈赴俳飿虬?,喊著號子沖鋒的訓練場景一去不復返了!”看著剛剛列裝的新型舟橋裝備,靳浩雷感慨萬千。

            2020年,同樣是參加抗洪搶險任務,靳浩雷感覺“輕松”了許多——配有信號操控設備的新裝備就像“變形金剛”,按一下按鈕就能實現自動變換。它能將大量的砂石、沙袋直接通過水路運送至決口處,還能迅速架起一座通往受災區域的浮橋,救援效率大大提高。

            然而,更讓靳浩雷自豪的是,舟橋兵的精神一直沒有改變。

            “大江翻滾卷巨浪,舟橋兵飛水架橋忙;狂風為我擦汗水,暴雨為我洗軍裝……” 1998年7月26日深夜,湖北省嘉魚縣合鎮鄉一處大堤被洪水撕開一道口子。一位村民試圖用蛇皮袋封堵,被洪水卷入抗旱閘底部涵洞。舟橋旅官兵聞訊后火速趕赴救援,排長高文清第一個跳入閘口,不顧手掌手背鮮血直流,扒開一層層泥土,刨出通往涵洞的入口。他用背包繩捆住自己的腿,3次爬進6米深的涵洞,將奄奄一息的村民救出。

            那一年的千里江堤,舟橋旅出動沖鋒舟187艘,搶救遇險群眾6萬余人,轉移受災群眾7萬余人,排除險情800多處,被中央軍委授予“抗洪搶險模范旅”榮譽稱號。

            時光流轉,官兵們沒有讓這個光榮稱號蒙塵:2020年夏,長江出現汛情,舟橋旅再次聞令而動,迅疾趕赴抗洪一線。7月8日,湖北省武穴市花橋鎮荊竹河堤出現長約40米的決口,下游4個村莊6000多名群眾、10000多畝良田面臨嚴重威脅。

            現場空間狹小,大型機械無法展開。6名黨員現場組成“黨員突擊隊”,分批下水。個頭1.8米的陳桂超腰上系著安全繩下水后,河水很快沒過他的頭頂。他憋著一口氣迅速上浮,接過戰友遞來的一根木樁,在戰友們協助下,將木樁慢慢豎起。挖掘機鏟斗將豎起的木樁“摁”入水中……就這樣,他們6人連續作業8個小時,將60多根木樁和鋼管插入潰口。全體官兵經過25個小時連續奮戰,終于完成封堵決口任務。

            當地群眾拍下一幅照片:官兵們排除險情后,滿身泥水地躺在大堤上休息。這怎能不讓人為之動容——在曾經戰斗過的地方,子弟兵還是當年那個樣子,永遠值得人民群眾信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