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士兵面孔|跟隨“孤膽蛟龍”潛入深海,感受驚心動魄的生死瞬間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于純浩 等責任編輯:楊紅
            2021-09-06 10:50

            下潛!下潛!

            下潛!下潛!向著人跡罕至的水下世界,向著危機四伏的海底暗流。在數百米的水下,巨大的壓力足以將鋼板壓彎,對人體更是有著致命危險,而這就是海軍潛水員要挑戰的潛水極限。

            援潛救生、沉物打撈、水下安?!淮未蜗聺?,一次次沖鋒,一次次出生入死。他們將“敢戰極限,敢于犧牲”的誓言,鐫刻在鮮為人知的戰位上。

            本期《士兵面孔》,讓我們跟隨“孤膽蛟龍”潛入深海,感受驚心動魄的生死瞬間,觸摸他們不斷挑戰極限的強勁脈動。

            ——編 者

            ?

            極限搜尋

            ■于純浩

            【人物名片】袁盛國,南部戰區海軍某防險救生支隊二級軍士長,榮立三等功2次,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二、三等獎各1次。

            南海的隆冬沒有風雪,可南海某碼頭那天的氣氛卻跌到冰點——工人在為某艦進行演習前的加裝時,不慎將某通信設備落入海中。若不能短時間內搜尋打撈起該設備,后續所有演習計劃都將停滯!

            作為單位下水時長最久的“老潛”,袁盛國和師傅周永生被點將出馬。這對許久沒有共同執行過任務的搭檔兼師徒相顧無言,在彼此的沉默中體會到了這次應急處置任務的艱巨。

            底質、流向、潮時、落點……著裝時,他們一遍又一遍地核對任務細節??粗矍暗倪@名老兵——這位帶自己入行的領路人,袁盛國的思緒瞬間回到20年前。那是他和師傅首次共同執行實戰任務。師傅在出發前語重心長地叮囑他:“南海深不見底,潛水技術的提升也沒有止境。一次次任務、一次次嘗試甚至是一次次失敗,都是提升技術所需的經驗。只要敢潛,下潛的路就永遠沒有盡頭?!?0年間,歷經近百次任務砥礪,這段熟稔于心的話伴隨著袁盛國潛向無盡的深藍。

            入水,觀察環境,調整姿態,按預定潛區分散作業。袁盛國松閥放氣,控制自身形成倒浮,在水中一邊倒立行進,一邊進行探摸。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向頭部,袁盛國感到視線有些模糊。

            搜尋完第一個潛區,袁盛國轉向下一個潛區,沒想到此時腳蹼的拍打,激起了水底的浮灰,厚重的灰塵翻滾著將手電的光柱吞噬。透過面罩,袁盛國僅能看到面前十幾厘米遠……大海撈針,莫過于此。

            下水前吃的巧克力已經消化殆盡,濕式潛水服緊貼著皮膚,傳來深海的陣陣寒意。作業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最后一個潛區剩余面積已經沒有多少了,目標卻遲遲不見蹤影。不甘和焦急,一起涌上袁盛國的心頭。

            掘地三尺也要挖出目標,袁盛國心一橫,不完成任務絕不出水!驀地,一道銀色光斑穿過船底與碼頭間的回流,徑直射向袁盛國的面鏡。那是一個被淤泥覆蓋、裸露面積僅有乒乓球大的金屬物體。直覺告訴袁盛國,那就是他們苦苦搜尋的目標。

            調整呼吸,向目標靠近,可袁盛國卻感到吸氣阻力變大,這是氧氣即將耗盡的征兆。長時間的倒立姿態使得袁盛國腦部缺氧,反應變慢,都沒有注意到氧氣瓶的氧壓已飚紅。

            是標記位置、立刻上浮還是突破極限、繼續打撈?袁盛國沒有一絲猶豫,向周永生打出手語信號:“我已找到目標,開始實施打撈?!?/p>

            捕獲目標,請示上??!袁盛國拉緊維系生命的信號繩,屏住最后一口氧,疾速上浮。水壓的快速變化刺得他胸口劇痛,袁盛國只能死死銜住咬嘴,用意志與之抗衡。

            那一瞬,閉氣的苦澀裹挾著回憶,如湍流般沖刷著袁盛國的大腦。水面之上,泛著金色的光亮,他仿佛看見遠在老家兒子的笑臉,又仿佛看見戰友期盼的目光……

            重回水面,袁盛國拔掉面罩,猛吸一口氣,用盡力氣向著岸邊揮了揮緊攥著目標物的拳頭。

            和煦的陽光下,戰友們的歡呼聲縈繞耳邊,袁盛國宛如新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