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20年大夢一場,從“喀布爾時刻”看清美國的“十大幻象”

            來源:朝陽少俠 發布:2021-09-08 21:17:5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2001年,美國進入喀布爾,迎接(戰)美國的是塔利班。2021年,美國狼狽逃離喀布爾,“歡送”美國的還是塔利班,所不同的是,塔利班換上了繳獲來的高科技美式裝備。

            “喀布爾時刻”遠比1975年的“西貢時刻”更富戲劇性,堪稱魔幻現實主義。20年前,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時,國力處于獨孤求敗的巔峰時刻。今非昔比,美國成為繼蘇聯之后又一折戟“帝國墳場”的超級大國,而且恰如普京所言,正以“堅定而自信的腳步走在蘇聯的老路上”。

            今天美國最擔心的,恐怕是“喀布爾時刻”只是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破窗效應”的第一個洞。歷史從未終結,歷史正在開啟。

            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變局正處于量的積累階段,日益接近質的飛躍,局部質變正在發生。然而,帝國主義、霸權主義者絕不會甘心承認自己的失敗,絕不會甘心退出歷史舞臺,絕不會老老實實承認“美國神話的終結”,他們極力把巔峰時代的光環投射到今天美國的陰影上,制造出了“十大幻象” 。

            今天我們就來一一列舉、個個戳破。

            如果把美國與塔利班的實力做對比,一個是大水缸,一個是小石塊。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是一種高科技的“炫富”。美軍依靠先進的武器裝備,“打電玩”一般終結了一個個鮮活的阿富汗人的生命。

            然而,小石塊擊碎了大水缸,讓人想起了毛澤東的名言“武器是戰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決定因素,決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美國實力究竟如何,并非一道比較GDP大小的數學題,而是政治經濟學的辨析題。

            經濟上的“恒星”,在政治上可能就是“黑洞”。 比如華爾街翻云覆雨的金融大鱷,一方面賺得盆滿缽滿,另一方面也是引發貧富極化、國家動蕩的火藥桶。美國實力是光鮮的,但絕非無懈可擊,更不是不可戰勝。

            美國總愛吹噓自己的海陸大戰略,不斷玩弄概念,完全不顧及能力與愿望之間的差距。

            美國著名學者約翰?加迪斯在其著作《論大戰略》中指出,地緣戰略要想成功,必須認清存在什么樣的限制和約束條件?!秾O子兵法》也講,“謀定而后動,知止而有得”。倉促進軍俄國導致最終兵敗的拿破侖,盲目追求霸權最終導致雅典敗于斯巴達的伯里克利,都是不愿受現實條件的約束,固執地追求超出能力的目標。

            今天,美國的霸權余額已嚴重不足。 連英國《經濟學人》都直言,美國撤出阿富汗已淪為拜登的“大潰敗”。此情此景下,美國竟然還沉迷于玩弄地緣大戰略,為“喀布爾時刻”千般找補,辯稱阿富汗撤軍是美國布局“印太”大戰略的“大轉進”。

            縱然美國有意轉向“印太”,但地區國家恐怕都要掂量一下:美國會不會像在阿富汗那樣“跑路”?美國高度不靠譜,四年翻一次大餅, 到底誰才是關鍵時刻靠得上的真朋友、真伙伴?

            美式民主在阿富汗已死,在美國國內也進了重癥監護室。 阿富汗撤軍并非過去20年災難的終結,而是未來20年美國政治內戰的開始。

            福山近日稱,阿富汗危機標志美國霸權終結,而美國真正的危機在于內部的兩極分化,幾乎所有問題都無共識。美式民主不僅沒有任何自我修復的跡象,反而成為政治分裂的加速器、社會對抗的離心機。

            拜登在大選爭議和國會騷亂中上臺,打疫苗、基建計劃爭吵不休,阿富汗問題更是重創拜登支持率,美國已提前進入中期選舉前的政治惡戰。

            后拜登時代,美國的政治分裂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真正有實力的人,絕不會時時把實力掛在嘴邊。而“實力地位”則成了美國外交的口頭禪、逢人張嘴的大金牙。

            美國利用所謂“實力地位”大搞單邊制裁、“極限施壓”,但預期目標全部落空。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反制裁、反施壓、反霸凌,從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勢,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走進覺醒年代。

            美國人經常說,不要“賭美國輸”,好比一個急了眼的賭徒,太想贏,結果卻越輸越多。 國際社會不是賭場,沒有一個正常的國家把前途命運寄托在賭局上。

            世界要和平,人民要發展,民族要獨立,霸權要垮臺,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更多愛好和平與正義的國家對美國說“不”,這不是在賭美國要輸,而是為了維護國際社會的正義、道德、良知和公理。

            拜登在2021年初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高調宣布“美國回來了”,極力營造美國重返世界、再度擴張的印象,但“喀布爾時刻”用事實打臉,“美國回來了”秒變“美國回家了”。共和黨更諷刺說:“塔利班回來了,而不是美國?!?/p>

            從特朗普時代瘋狂“退群”,到抗疫失敗,再到阿富汗撤軍,如捷克總統澤曼所言,“美國人已經失去了他們的全球領導地位”。

            擴張無限、縱欲無度的美國需要回家、需要休息,再做做體檢、治治病。 同時,美國應當回到真正的多邊主義中來,有話好好說、有事好商量,學會說人話、辦人事,用政治對話解決飛機大炮解決不了的問題。

            拜登政府想通過歐洲之行、七國集團、四邊機制、“印太戰略”、“全球民主峰會”等營造“大西方”景象。但美國對阿富汗政策180度轉變,匆匆撤軍前絲毫未與盟友溝通協調,狠狠地從背后捅了北約一刀。不少歐洲網民甚至哀嘆,美國對盟友簡直是從利用到無視、羞辱。

            美國還以貿易逆差為由,逼迫盟友修改雙邊自貿協定;無視盟友需求,囤積疫苗等緊俏抗疫物資。美國對盟友玩弄“馭下之術”,翻臉如翻書。美國已經不可逆轉地走向“美國優先”,地主家也沒有余糧,同盟體系的命運已經注定,以利相交、利盡人散。

            最近,英國這個美國同文同種的“鐵桿”多次發泄對美國的不滿。英國一位執政黨議員在電視上痛心疾首:“這對西方來說完全是羞辱?!庇篱L稱,“美國已不再是超級大國”。1956年蘇伊士運河戰爭時,美國背叛英國,給“日不落帝國”補上最后一刀。歷史會否重演?拭目以待。

            “富在深山有遠親,貧在鬧市無人問”,硬實力決定軟實力。當美國硬實力明顯下降時,比如“西貢時刻”的上世紀70年代,美國走向韜晦和蟄伏,從意識形態外交轉向現實主義外交,代表人物是基辛格。

            但這次不同,拜登政府像打了雞血一樣猛推“普世價值”,甚至要喪事喜辦,在“喀布爾時刻”后張羅“全球民主峰會”,這一政策已經招致多方批評。

            “普世價值”是美國賞賜給“第三世界”的“奢侈品”。當國力嚴重透支時,美國力不從心,無法兌現自己為“帶路黨”們開出的支票,只能自取其辱。

            那些相信美國民主承諾的阿富汗人,或被絕情拋棄,或淪為難民。12月的“全球民主峰會”還會成為“普世價值”的高光時刻嗎?

            美元霸權將各國經濟與美國強行綁定,美國則濫用經濟依存關系,頻繁以關稅、制裁、脫鉤進行戰略打壓。

            但疫情對美國經濟造成連續打擊,瘋狂金融放水引發物價、通脹暴漲;對華貿易戰暴露美國產業空心、金融泛濫的積弊,對華赤字不降反升。

            越來越多國家開始在經濟金融上增強自主性,一場“去美元化”運動已經開始,各國開始大幅減持美債、放棄錨定美元、增加非美元貨幣交易大宗商品、增加非美元的貨幣儲備、黃金儲備。

            美元的霸主地位并沒有充足實體經濟和金本位制的擔保,全靠國家信用來背書。當美國濫用信用到毫無節制時,一場美元崩盤的泥石流也就為時不遠了。

            新冠肺炎疫情給美國民眾帶來千萬計的感染,死亡人數遠超一戰、二戰、越戰總和,隨之而來的是更為嚴重的社會沖突與危機。

            近日,美國連續數天平均確診病例數超15萬例,每日新增死亡病例再度破千,連盟友都不免嫌棄。歐洲理事會決定將美國移出“歐盟安全旅行名單”,并建議各成員國重新對美國入境旅客采取防疫限制措施。如果說疫情初期還有“天災”的因素,今天美國囤積大量疫苗,仍然死亡破表,只能說是徹底的“人禍”。

            但美國未見反省,反而倒打一耙,抹黑中國的抗疫成果,宣稱“中國抗疫是威權戰勝人權”,并鼓吹中國的“清零”政策經濟成本巨大,將成“世界孤島”。

            然而現實卻是,效仿美式抗疫的國家紛紛遭殃,帶疫解封的歐洲疫情反復,消極抗疫的印度全面淪陷,放松警惕的越南嘗到苦果。美國試圖在病毒溯源上污名化中國,但真相不容篡改,正義不會缺席。

            美國也許有這樣的大夢,疫苗神威、經濟雄起、溯源甩鍋,三板斧改寫新冠疫情的世界史,笑到最后。

            醒醒吧,歷史已有結論:美式抗疫失敗,禍害美國人民,殃及世界各國。

            30年前,蘇聯解體一度讓美國陷入勝利狂歡,“歷史終結論”讓美國產生一種幻覺,美國可以左右歷史發展進程。

            然而30年過去了,歷史沒有按照“終結論”的設計直行,竟然拐彎了,“美國神話”的金身被金融危機、特朗普、抗疫失敗、國會山暴亂、阿富汗潰敗等一點點打碎,露出斑斑銹跡,越來越慘不忍睹。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歷史盛衰有其內在規律,國運興衰要看是否順應了歷史發展潮流。 今天的美國站在歷史錯誤甚至極端的一邊,正在走向霸權主義、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海市蜃樓。

            美國的歷史觀畢竟只有短短250年,見過日出,沒見過日落。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從來只有時代中的美國,而沒有美國的時代。何苦逆流而動,卻不順勢而為?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ephemera.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