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從“救命魚”到“致富魚” ——一條魚見證赫哲族變遷

            來源:新華社作者:鄒大鵬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9-09 11:59

            從“救命魚”到“致富魚”——一條魚見證赫哲族變遷

            鄒大鵬、朱悅

            湍急的黑龍江水奔流激蕩,遠處一線紅日從水天相接處緩緩而出,如同一江秋水中的歡快魚兒。伴著山中清脆的鳥鳴,35歲的赫哲族老板娘尤克勒·哈拉·浩開始準備魚宴的食材。

            赫哲族是我國人口較少民族之一,世居黑龍江、烏蘇里江、松花江流域,因地處祖國東方,被稱為“守望太陽的民族”。新中國成立前僅存300余人,如今總人口超過5000人,分布在黑龍江省同江市和撫遠市等地。

            很多人了解這個民族,是通過那首耳熟能詳的《烏蘇里船歌》,歌中這樣唱著:烏蘇里江來長又長,藍藍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開千張網,船兒滿江魚滿艙……

            魚,在赫哲人的生活中,曾是難忘的生存密碼?!白孑厒兇~皮衣,吃、住、睡都在船上,不管頂著多大風浪都要起網。冬天只能在冰上鑿冰捕魚,胡子和眼睫毛上都是冰碴兒,那時幾乎頓頓只吃魚,饑一頓、飽一頓,靠這個活命?!庇瓤死铡すず频哪赣H龔淑珍已經62歲,在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鄉漁業村生活了一輩子,說起祖輩的漁獵生活感嘆不已。

            尤克勒·哈拉·浩第一次對魚有清晰的記憶,是父母在江上漂泊打魚,村里鄰居照看她們幾個“留守”小伙伴兒?!拔覀儚男【蜁贼~,冬天的零食都是魚,江里的‘三花五羅十八子七十二雜魚’一眼就能認出來!”她爽朗地笑著,向記者講述各類江魚的區別。

            灶膛的柴火越燒越旺,大鐵鍋咕嘟嘟地冒著熱氣,濃稠的湯汁裹挾著鮮味兒撲面而來,出鍋前點綴的一抹翠綠蔥花,喚醒了這道魚宴的靈魂,滑嫩的魚肉在口舌中漸變的香味層次是那樣清晰。

            15年前,她在黑龍江邊經營起小飯店,如今已是遠近聞名的尤克勒·赫鄉酒家老板娘,成了村里的致富能手和帶頭人。

            “我最擅長的還是塔拉哈(赫哲語‘烤生魚’),這也是我們民族傳統的美食?!庇瓤死铡すず普f,祖輩們當年受條件所限,從江里打出鮮魚,只能放在火上簡單烤一下,半生不熟拌鹽即食,如今改良后配上了口感豐富的蘸料,許多游客都是慕名而來。

            從以漁獵為生的“魚皮部落”,到今天唱響新時代的烏蘇里船歌,赫哲人的生產和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跋茨_上岸”后,從傳統的漁業捕撈到漁農并重,再到當前旅游產業帶動、多業并舉的跨越式發展;從最初的地窨子、馬架子,到泥草房、磚瓦房,再到二層樓、花園式民居,用上自來水、抽水馬桶、地熱取暖,居住環境日益改善……“日子有奔頭,心里有盼頭”的赫哲語歌聲,唱出了鄉親們的小康心聲。

            除了種地、打魚、開辦魚館和民宿,不少村民還制作魚皮衣、魚皮畫、魚骨掛件等旅游制品,收入越來越高?!霸浀摹让~’成了小康路上的‘致富魚’,多虧了黨的好政策?!庇瓤死铡すず平o記者展示了一段短視頻,是村里一位老人說唱著伊瑪堪歌頌新生活,這項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在被赫哲人傳承的同時也成為一道獨特的旅游風景。

            黑龍江省同江市街津口赫哲族鄉鄉長付斌說,全鄉目前有民宿20多家,飯店30余家,鄉親們利用魚文化、魚資源吃上了“旅游飯”“文化飯”,人均年收入已達2.2萬余元,不僅促進了村民的增收,也讓赫哲族文化不斷發展傳承。

            涼風習習的自家小院里,擦拭著嶄新的塑鋼窗,尤克勒·哈拉·浩謀劃起明年旅游旺季的準備工作。遠處,江上的一葉葉漁舟輕蕩開去,它們乘載的不僅是收獲的希望,還有赫哲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新華社哈爾濱9月9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