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破冰行動》主人公原型竟是他?現實中的反恐精英這樣煉成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 作者:劉雅娟 發布:2021-09-06 08:52:4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中國精兵向黨報告】

            《破冰行動》主人公原型竟是他?現實中的反恐精英這樣煉成

            ■中國軍網記者 劉雅娟

            午后的天有些沉悶,潮濕的空氣仿佛成了粘稠的流質,一點點黏到身上,然后鉆進口鼻耳喉,把五官都封閉了起來。

            一滴汗珠從鋼盔中順著黝黑的面頰悄悄滑落,吸……呼……吸……呼,當肺里最后一口空氣被排出,就是現在!“砰!砰!砰!”子彈出膛,凌厲地劃破發燙的空氣,遠處多個目標被精準狙殺,此時僅過去了20秒。

            “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彭星。

            這名眼神冷靜而從容的狙擊手名叫彭星,是武警廣東總隊機動支隊某中隊的中隊長。入伍16年,彭星先后榮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4次,40余次出色完成急難險重任務,被評為第21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榮獲第23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

            趁著年輕熱烈喜歡一場,才不算辜負

            很多年之后,彭星依然記得當年入伍通知書被緊緊攥在手里時,那種熱烘烘潮乎乎的感覺。那時的少年還不知道,一張輕飄飄的紙即將為他開啟一段全新的人生。

            興奮與激動沖淡了離家的愁緒,18歲的小伙子眼神明亮。登上列車前,他沖父母揮著手,告訴他們不要擔心,自己會當個好兵。

            剛入伍時的彭星(第一排左二)。

            初入軍營,體能并不突出的彭星瘦弱得像一根黝黑的“豆芽菜”,超強度的訓練更是讓他“脫了幾層皮”。

            一天午后,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打斷了新兵們的訓練,站在屋檐下避雨的彭星看到有一支隊伍仍在跑道上奔跑,鏗鏘有力的步伐濺起了地上的水花,風雨中粗獷的呼號聲和挺拔的身影更如一道閃電擊中了他。

            “到那里去!”彭星身體中的血液沸騰了起來,看著雨幕中的隊旗,他決心要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三個月后的新兵結業考核,黝黑瘦小的彭星以綜合排名第一的成績成功入選自己心儀的中隊。沒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有那些結痂的傷口和又厚又硬的老繭,記錄下他為了班長的那句“好好訓練,考核第一你就能去”,究竟付出了多少。

            但彭星知道,當熱愛照進夢想,一切只是開始。

            彭星參加全軍特戰集訓。(范劍鴻 供圖)

            小隊長范劍鴻的手機里保存著一張照片,照片里的彭星坐在海邊,手里捧著椰子,沖著鏡頭咧著嘴笑,一口亮閃閃的白牙更襯得他皮膚黑得發亮,瘦得脫形的臉頰上卻不見半分疲憊。

            那是2014年,彭星參加全軍特戰集訓時留下的照片。那次集訓中,來自各個軍兵種的特戰精英們鉚足了勁兒要一爭高下。

            沒有熱身、沒有預賽,剛報到就開始淘汰。彭星卻毫不發怵,初期考核中就拿下了三個單項第一。但面對從未接觸過的傘降、潛水和武裝泅渡等課目,他卻犯了難:第一次下水,連連被嗆;800米高空中,手心直冒虛汗。

            他坦言,“腳踏不到地的時候,心里很沒底”。盡管面對未知的恐懼,彭星還是咬著牙繼續練習,因為“敵人不會因為你擅長或不擅長而選擇哪種戰場”。

            彭星參加全軍特戰集訓。(楊洋 供圖)

            為了克服怕水和恐高,彭星選擇直接從高臺跳水練起,兩個問題同時解決。每一次從15米高臺往下跳,彭星都做了“視死如歸”的思想準備。

            集訓結束時,彭星順利通過考核,并一舉拿下包括3000米徒手蛙泳、1000米武裝泅渡在內的五個單項第一,綜合成績排名第二,從百名特戰精英中脫穎而出,贏得了“三棲精兵”的美譽。

            絲絲縷縷,扎根抱團,他們像榕樹一樣長大

            嶺南,是榕樹的天下。

            從遠處眺望,它們如同高高擎起的華蓋,伸展著墨綠色的樹冠,從地面升騰起一片綠色的煙靄。走上前去,仔細看那樹干,粗粗細細、長短不一、由須根形成的根干簇擁在主干的周圍,或者圍成一圈,或者聯成一片,讓你分不出是老樹干還是新樹干。

            營區外的榕樹。

            “隊長在,我們就踏實;隊長在,我們什么也不怕!”這是中隊所有官兵的共識。中隊長彭星就像榕樹粗壯有力的主干,官兵們則緊緊圍繞在他的身邊。

            在中隊辦公柜里有這樣一個盒子,里面存放著厚厚一疊自薦信,這是其他中隊戰士寫的。最多的一年,盡管只有70個選招名額,中隊卻收到了112封自薦信。

            有人說,因為彭星能力強、名氣大,許多戰士都是沖著彭星來的。

            中隊戰士蘇瑞星一直忘不了自己見到彭星第一面時的情景——那天列隊路過攀登樓,一個矯健的身影沿著雨漏管迅速上攀,23秒便站上離地26米高的屋頂,凌厲的動作如一把利劍,直刺蘇瑞星的每根毛孔?!芭黻犻L好樣的!”在樓下觀摩的特戰隊員傳來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霸瓉硭褪桥硇?!”蘇瑞星無意識地停住腳步,目光停留在那個全副武裝的隊長身上,以至于自己掉隊都全然不知。

            彭星在訓練后為新隊員放松身體。(潘桂添 攝)

            一次,彭星奉命帶領突擊隊員,協助公安機關摧毀以某大毒梟為首的18個特大制販毒犯罪團伙。那是比電視劇更驚險刺激的情節,彭星躬身據槍,沖鋒在前,抬腳破門,突入搜索,一個箭步彈躍到床邊。從睡夢中驚醒的毒梟借酒勁拼死掙扎,試圖拿到床邊的大砍刀。眼疾手快的彭星立刻猛力擊打,并死死摁住其雙手,其他特戰隊員緊隨其后沖上來,合力將目標控制住。此次行動中,彭星和戰友們共搗毀制毒窩點77個,收繳毒品2925公斤、K粉260公斤、制毒原料23噸及大批制毒工具,毒資422萬元。

            “當兵就當特戰兵,我就是沖著彭星來的!”在這里,因為彭星而走上特戰路的官兵還有很多。敢于亮劍、拼盡全力,彭星的“魔力”讓每一個特戰隊員都找到了從軍的意義。

            彭星與戰友在訓練場一比高低。(潘桂添 攝)

            訓練場上,彭星是標準的“魔鬼”教官,他反復強調及格只是基礎,優秀才是標準。在一次預備特戰隊員的步槍精度射擊訓練中,彭星看到隊員們的射擊成績后,板著臉說:“信不信,我用手槍打都比你們打得好?!本驮诒娙嗣婷嫦嘤U之時,彭星立馬從槍套中掏出手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100米外的靶子上射去。取下靶紙后,眾人驚得目瞪口呆,5個深孔像釘子一樣牢牢鎖定在靶面上。

            “這怎么可能!”面對剛剛送過來的靶紙,盯著胸環靶看得出神的小劉嘖嘖稱奇,瞬間佩服得五體投地。

            走下訓練場,這些別人眼中總是在挑戰極限、時刻準備沖鋒的特戰隊員,在彭星看來也不過是一群“95后”“00后”愛玩愛鬧的孩子??吹酵獬鰵w隊的戰士偷偷摸摸地拎著幾杯奶茶回來,他也只是從背后探出頭笑罵一句:“臭小子,又喝奶茶,得好好吃飯??!”

            憑借出色的個人能力和愛兵育兵的細致耐心,彭星讓整個中隊緊緊團結在一起,成為一支新型的反恐作戰尖刀部隊,昂首前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我愿意一直奔跑在這片天空下

            “聽說‘王者榮耀’很火,我連‘王者榮耀’是啥也不知道……”彭星憨憨一笑。不打牌不玩游戲,彭星唯一稱得上愛好的就是跑步了。

            操場上,屋頂上,彭星都留下了他的腳步,圈圈圓圓圈圈,這個34歲的中隊長好像永遠不會疲倦,更不曾停下腳步。

            反劫機演練中彭星打開艙門率先突入。(潘桂添 攝)

            2010年,彭星憑借全面的專業技能、過硬的軍事素質如愿提干,成為軍官的他有機會選擇去機關工作,但他毅然申請分配回原中隊?!疤貞痍犑俏覊粝肫鸷降牡胤?,更是我愿意堅守一生的地方?!迸硇琴|樸的話語道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廣州是一個發展迅速又充滿機會的城市,面對軍營外高薪職業的“誘惑”,彭星卻從未動心過。他說,他對物質條件并沒有過高的要求,但對特戰事業是真的熱愛,就是這份熱愛讓他不舍得離開。

            34歲,作為特戰隊員已經不是身體機能最鼎盛的年紀了,但彭星的訓練成績卻不輸手下年輕的戰士們。在訓練中他也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是指揮員,一直以來都是帶著大家一起做,“如果我不練,戰士們可能會質疑你到底行不行,但我們站到一起,讓他們看到我的狀態,他們自然能信服”。新兵剛下連,也是彭星親力親為地指導他們的每個基本動作。

            特戰隊員正在進行訓練。

            這些年,彭星先后帶出48名反恐骨干,2人被武警部隊評為“高級反恐特殊人才”,4人被武警廣東總隊評為“中級反恐特殊人才”,另外2人榮立一等功,8人榮立二等功,榮立三等功的有幾十個,連彭星自己都記不清具體數目了……

            “把本職工作干好,要對單位負責?!弊鳛辄h員中隊長,彭星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中隊長的本職工作是什么,在彭星看來,就是把隊伍帶好,提升打仗能力,真正能讓黨和人民放心。

            為了讓反恐戰法應對多變的實戰情況,彭星專門去機場觀摩多個型號的飛機。除了了解艙門數量、位置等基本信息,彭星還會帶上卷尺測量艙門的尺寸、過道的寬度,在筆記本上畫下艙內位置的分布。對現役民航飛機大多數機型的數據,彭星也是爛熟于心,空客A380、波音747等機型的相關參數他隨口就能說出來。

            彭星和中隊隊員合影。

            訓練之余,彭星先后自學了關于特戰分隊、核心區武力攻擊特種戰術等書籍,他總結創新的“模擬推拉套筒法”“意念集中訓練法”,被全總隊推廣使用。目前,彭星正帶領隊員們探索戰術背景下的夜間射擊。彭星覺得,相較于單位給自己帶來的,自己為中隊所做的還遠遠不夠,他希望能繼續發揮自己的經驗和能力,讓中隊的作戰能力繼續提升。

            在漫長而反復的時間里,曾經意氣風發的面貌或許早就被生活的瑣碎褪去了光彩,青春終究會成為過去式,但那顆熱愛的心永遠滾燙。

            (視頻作者:何友文 劉巖 李照琦 楊殿基 劉雅娟 王鋼 張成 易增純 唐凌云)

            ?

            責任編輯:孫智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ephemera.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