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導彈司令”楊業功:忠誠履行使命的模范指揮員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孫智英2021-06-12 22:34

            “導彈司令”楊業功:忠誠履行使命的模范指揮員

            ■新華社記者 高玉嬌

            走進位于安徽省黃山市的楊業功紀念館,序廳正中央是楊業功漢白玉全身雕像,雕像背后“銳旅雄師向前進”的大幅背景畫上,戰車列陣、鐵流滾滾,穹頂的59盞燈,象征著楊業功59個熠熠生輝的生命年輪。

            楊業功,湖北應城人。1945年2月出生,1963年8月入伍,1966年2月入黨,生前系原第二炮兵副參謀長。2004年7月,因積勞成疾病逝。

            “天下雖安,忘戰必危,軍人不思打仗就是失職?!边@是楊業功經常說的一句話。在建設共和國“戰略鐵拳”和“殺手锏”部隊的事業中,楊業功忠誠使命、矢志打贏,詮釋了為國奉獻的一生。

            20世紀90年代初,楊業功擔負起籌建我軍第一支新型導彈部隊的重任。他從部隊挑選11名骨干組成集訓隊。為節省經費,他們把地方廢棄的廠房車間作為部隊的營房。在專業訓練的同時,隊員們修道路、整地坪、筑圍墻,用雙手搭建了自己的“大本營”。

            當時,新型導彈還未研制成功,集訓隊沒有教材大綱,楊業功就帶著集訓隊員們跑遍全國各地的導彈生產廠家和科研所,挨家挨戶請教學習。白天,他們在車間給師傅們打下手,將圖紙與數據記錄下來,晚上再仔細做好工作筆記。在此基礎上,他們編出了一套專業教程。

            1993年,楊業功負責組建我軍第一支新型導彈旅,部隊當年組建,當年形成戰斗力,當年就成功地發射了第二炮兵歷史上第一枚某新型導彈。

            1995年夏天,在我國東南海域舉行的一次重大軍事演習中,我國新型導彈部隊組建以來首次公開亮相,這次導彈發射演練以6發6中的戰績,實現了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決心和意圖。楊業功在演習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榮立二等功。

            2002年,57歲的楊業功報考了軍事科學院在職研究生,盡管工作非常忙累,他仍以驚人毅力修完全部課程。在生命的最后幾個月里,他伏在病榻上完成了題為《建立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應把握的問題》的畢業論文。

            2004年7月1日,連日昏迷的楊業功病情急劇惡化。妻子楊玉珍期望著楊業功能親口交代一下后事,可是,直到他去世,嘴里念叨的依然是“操作”“出發”……

            7月2日凌晨3時,楊業功逝世。

            從軍41載,楊業功用生命踐行了入黨時寫下的誓言——“我保證,任何時候個人利益無條件服從黨的利益,勤勤懇懇,老老實實,艱苦奮斗,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p>

            2005年,中央軍委追授楊業功“忠誠履行使命的模范指揮員”榮譽稱號,同時追授“一級英雄模范勛章”。2006年,經中央軍委批準,將楊業功列為全軍掛像英模,同年,中共中央組織部追授楊業功“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楊業功紀念館自2012年開館以來,已經接待了270多萬人次?!睏顦I功紀念館館長羅勇說,參觀楊業功紀念館,是一種精神的洗禮。

            紀念館里那座等比例復原的楊業功舊居讓很多參觀者駐足思索:門楣上是楊業功手書的“攜禮莫入”四個大字;楊業功夫婦睡的是用4個大木箱拼成的雙人床;楊業功一件秋衣穿了18年,一只搪瓷碗使用了30多年……

            “赤膽忠心,眾志成城;首戰用我,用我必勝……”楊業功為部隊創作的這首軍歌,仍然在火箭軍的陣地上響起。

            (新華社北京2021年6月12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