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軍報慶祝建黨百年特刊|偉大革命啟新航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古琳暉責任編輯:楊紅
            2021-05-18 06:23

            “改革開放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一次偉大革命,正是這個偉大革命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飛躍!”

            ——習近平

            偉大革命啟新航

            ■古琳暉

            1976年10月6日,一次大快人心的重大行動,貌似波瀾不驚地進行。當天晚上,華國鋒、葉劍英等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執行黨和人民的意志,采取斷然措施,一舉粉碎“四人幫”。

            據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回憶,10月7日,她的丈夫賀平得知這個消息后,特地趕到鄧小平住處。大家是在緊閉房門、廁所里放開自來水的狀態下,聽這個“傳達”的?!案赣H耳朵不好,流水聲音又太大,經常因為沒聽清而再問一句……他手中拿著的煙頭輕微地顫動著?!?/p>

            這一刻,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一場偉大革命即將到來。

            初心使命新叩問

            十年內亂之后,中國這艘巨輪將駛向何方?

            每一個關心國家命運的人都心懷期盼。后來被稱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的鄧小平,也陷入了深深思考。一連串的叩問,隨著這位偉人思考的步步深入而連連拋出。

            1978年3月10日,鄧小平在出席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發言時指出:什么叫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總是要表現它的優越性嘛。它比資本主義好在哪里?每個人平均六百幾十斤糧食,好多人飯都不夠吃,28年只搞了2300萬噸鋼,能叫社會主義優越性嗎?

            9月16日,鄧小平在東北三省視察時說:“我們要想一想,我們給人民究竟做了多少事情呢?我們一定要根據現在的有利條件加速發展生產力,使人民的物質生活好一些……”

            那一年,全國國內生產總值僅有3679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僅為385元。布票、糧票、油票……各種生產必需品的票證是當時短缺經濟的真實寫照,街頭整齊劃一的藍白灰著裝,更反映出人們物質生活的匱乏。

            面對此情此景,鄧小平語重心長地指出:“如果現在再不實行改革,我們的現代化事業和社會主義事業就會被葬送?!鄙钌顟n思的叩問,字字千鈞的回答,深刻地說明: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也是改革開放的初心和使命。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正因為我們黨把人民擁護不擁護、贊成不贊成、高興不高興作為制定政策的依據,才能夠使改革開放獲得不竭力量。無論環境條件如何變化,無論改革開放怎樣深化,始終不變的是以人民為中心。為了人民、依靠人民,改革開放在深深扎根人民中固本浚源、澎湃向前。

            撥云見日驅迷霧

            思想的閃電,總是走在變革的雷鳴之前。

            1978年5月11日,一篇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文章,以特約評論員名義在《光明日報》公開發表。文章鮮明地提出,社會實踐不僅是檢驗真理的標準,而且是唯一的標準。一石激起千層浪,一場關于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迅速在全黨全社會展開。這場深刻而廣泛的思想解放運動,成為正本清源、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的思想先導。

            堅冰破除,迷霧驅散,一個指引新航向、開啟新航程的轉折時刻終于到來。1978年12月18日,星期一,北京瑞雪紛飛,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在京西賓館開幕。

            此前,黨中央在北京召開了長達36天的工作會議。會議圍繞真理標準問題展開了思想交鋒,要求重新確立黨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呼聲更為強烈。會上,鄧小平作了題為《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重要講話,振聾發聵地指出:“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边@篇講話,是解放思想、開辟新時期新道路的宣言書。后來出版的《鄧小平文選》收入這篇講話時,作了這樣一個注釋:“鄧小平同志的這個講話實際上是三中全會的主題報告?!?/p>

            由于有了中央工作會議的充分準備,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各項議題進行得順理成章,會議只進行了5天即告閉幕。全會沖破長期“左”的錯誤的嚴重束縛,徹底否定“兩個凡是”的錯誤方針,高度評價關于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重新確立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組織路線,作出把全黨的工作重點和全國人民的注意力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實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歷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開啟了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

            解放思想和改革開放相互激蕩,觀念創新和實踐探索相互促進,充分顯示了思想引領的強大力量。改革開放正是在“思想的轉彎”之后實現“歷史的轉折”,從在思想迷霧中徘徊前進,到在思想解放中飛速發展,“中華號”巨輪一路劈波斬浪,行穩致遠。

            弄潮兒向潮頭立

            就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的那個冬天,遠在千里之外的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18戶農民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他們在一份沒有標點符號的“生死狀”上按下了鮮紅的手印,偷偷分田到戶,把屬于集體的土地分給農民個人去耕種。這份后來收藏于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大包干”契約,被認為是中國農村改革的第一份宣言。

            小崗村包干到戶,一度爭議很大,關鍵時刻,鄧小平旗幟鮮明地表示了支持。此后,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命名的農村改革迅速推向全國,充分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生產積極性,許多地方一年即見成效,糧食產量明顯提高。

            在借鑒農村改革中擴大生產和經營自主權經驗的基礎上,以擴大企業自主權為主要內容的城市經濟體制改革逐步在全國推開。繼之,城市改革又逐步推向經濟責任制方向,商品流通體制的改革漸次展開,所有制結構的改革也開始進行。

            改革由淺入深,艱難跋涉,闖激流,過險灘,每推進一步,都需要在風浪中搏擊。

            陽光總在風雨后。到1987年,鄉鎮企業產值達到4764億元,第一次超過農業總產值,帶來了農村經濟的一個歷史性變化;全國80%的國營企業實行了各種形式的承包經營責任制,有的企業還開始進行股份制改革嘗試,給經濟發展增添了新的活力。

            回顧這段歷程,思想解放的閘門打開了,改革的大潮奔涌而來;政策束縛的樊籠破除了,改革的活力競相迸發。波瀾壯闊的改革進程,勢不可擋地展開,“做改革的弄潮兒”成為那個年代最響亮的口號。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就這樣在黨和人民群眾的創造中,開始一步一步堅定前行。

            在改革大潮中,我們黨堅持“摸著石頭過河”與頂層設計相結合,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相統一,堅持試點先行和全面推進相促進,既鼓勵大膽試、大膽闖,又堅持實事求是、善作善成。

            殺出一條血路來

            改革與開放,是“第二次革命”的雙重變奏,二者緊密聯系,不可分割。在改革推進的過程中,對外開放逐步展開。

            1978年10月,鄧小平在會見聯邦德國新聞代表團時,第一次明確使用了“開放”一詞。這次談話,后來被媒體解讀為“下定了對外開放的決心”。

            興辦經濟特區,是黨和國家為推進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作出的重大決策,是中國對外開放富有特色的重要形式。

            1979年4月,到北京參加中央工作會議的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勛提出,希望中央下放若干權力,讓廣東在對外經濟活動中有必要的自主權;允許在毗鄰港澳的深圳、珠海和僑鄉汕頭市興辦出口加工區。福建省委也提出類似的設想,中央對此表示支持。關于如何命名這幾處實行特殊政策的地區,鄧小平說,還是叫特區好,陜甘寧開始就叫特區嘛!中央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

            說干就干,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7月20日,在當年林則徐、關天培抗擊英國侵略者的炮臺下,隨著轟鳴的開山炮隆隆作響,中國經濟特區的發軔地——蛇口工業區誕生了。1980年,黨中央、國務院正式決定將“出口特區”定名為“經濟特區”。

            在中央決策的推動下,來自四面八方的特區建設者披荊斬棘、艱苦創業,以拓荒牛的精神,大膽地試,勇敢地闖,拼命地干,將昔日落后的邊陲小鎮、荒灘漁村,建設成為生機勃勃的嶄新城市,使之成為“對外政策的窗口”,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磅礴偉力。

            從小崗破冰到深圳興濤,我們黨既堅持在立足國情中探索發展道路,又注重在放眼世界中把握時代潮流,打開國門搞建設,堅持開放優先,以開放促改革,演繹了一曲雄渾壯闊的時代交響樂。今日中國之改革,將以更寬廣的視野博采眾長;今日中國之開放,將以更自信的姿態走向世界。

            咬定青山不放松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一系列重大理論問題尖銳地擺在全黨面前,其核心在于“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我們黨在實踐創新的基礎上進行理論創新,敢于直面矛盾問題,科學回答時代之問,成功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1982年9月,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響亮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一重大而嶄新的命題,凝結著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智慧和心血,成為指引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旗幟。

            從十二大到十三大,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不斷推進,迫切需要黨對許多問題從理論和實踐上進一步作出明確回答。為此,十三大系統闡述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提出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是:領導和團結全國各族人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奮斗。概括起來說,就是“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實踐證明,這是黨和國家的生命線、人民的幸福線。

            沿著這條正確路線,錨定這個鮮明主題,改革開放的方向越來越清晰,道路越走越寬廣。然而,在改革大潮中搏擊的“中華號”巨輪,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也會遭遇暗礁險灘。面對復雜國內形勢和國際風云變幻,有人對社會主義前途缺乏信心,也有人對改革開放產生懷疑,提出姓“社”還是姓“資”的疑問。能否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成為中國共產黨人必須回答和解決的重大課題。

            在黨和國家歷史發展的緊要關頭,88歲高齡的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案母镩_放膽子要大一些,敢于試驗”“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我們要在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上繼續前進”。這些堅定的話語猶如一股強勁的東風,驅散了籠罩在神州大地的陰霾,是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向新階段的又一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宣言書。

            方向決定前途,道路決定命運。40多年前改革開放啟新航,義無反顧劈波斬浪、勇往直前,極大改變了中國的面貌、中華民族的面貌、中國人民的面貌、中國共產黨的面貌。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迎來了從創立、發展到完善的偉大飛躍!中國人民迎來了從溫飽不足到小康富裕的偉大飛躍!中華民族正以嶄新姿態屹立于世界的東方!

            回首改革開放的壯闊歷程,我們黨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前進的道路上,圍繞著“改不改”“往哪改”“怎么改”等重大問題,我們不斷排除各種噪音雜音的干擾,認識更加一致,回答更加有力,步伐更加鏗鏘——

            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是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事實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當代中國大踏步趕上時代潮流、引領時代發展的康莊大道,這條路走得通、走得對、走得好。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我們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就要有志不改、道不變的堅定,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作者系國防大學政治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防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聘高級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