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丨抗擊非典:逆行出征的力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賀逸舒 發布:2021-09-09 06:39:25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偉大抗疫精神,同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特質稟賦和文化基因一脈相承,是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精神的傳承和發展,是中國精神的生動詮釋,豐富了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內涵。

            ——習近平

            抗擊非典:逆行出征的力量

            ■解放軍報記者 賀逸舒

            地理坐標:東經116度,北緯40度。

            歷史坐標:2003年春。

            這里,是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的前身,是“小湯山模式”的開創者——小湯山醫院。

            18年前,非典疫情來襲,緊急建起的小湯山醫院收治了全國七分之一的非典病人,醫護人員無一人感染,被世衛專家稱為“醫療史上的奇跡”。

            從未有那么一刻,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如此遙遠。為了疫情防控,人們戴上了口罩,減少了來往,防控疫情成為每一個人生活中“壓倒一切的大事”。

            也從未有那么一刻,心與心之間的距離如此接近。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每一個人的力量匯聚一起,便形成了足以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澎湃力量。

            18年后,回望歷史,感悟歷史。那些危難中披堅執銳、逆行出征的背影,讓我們更加堅定了繼續前行的勇氣和信念。

            非典記憶。圖片來自《解放軍畫報》資料室和新華社

            匯聚

            為了同一個目標,他們在這里相遇

            小湯山在哪里?離天安門有多遠?

            當時,這連不少北京人都不太清楚,更別說那些從全軍各大醫院選拔出來“決戰非典”的醫務人員了。

            2003年,世界的目光匯聚于中國,中國的目光匯聚于小湯山。小湯山,這個因抗擊非典而聞名的小鎮,從此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今天,記者站在小湯山醫院前。2020年因應對新冠疫情而重新搭建起的三層板房新病區,被油漆涂上了鮮艷的顏色。醫院外圍的馬路上,趕著去上班的年輕人匆匆而過,并沒有對這里投入太多關注。

            18年前,這里還是一片禁區。大門緊閉,“全副武裝”在門口站崗的武警戰士將這里與外界分隔開。門內,是來去匆匆的醫護人員,以及晾衣架上飄揚的口罩、空氣中彌漫的消毒液的味道、不時響起的傳呼鈴聲。門外,人煙稀少,偶爾有人經過也是避之唯恐不及。

            今日“小湯山”,已非昔日“小湯山”。作為“小湯山模式”的開創者,今天的小湯山醫院更多時候是作為一種象征而存在:象征著一種有效應對疫情的方法,更象征著一種臨危不懼、迎難而上,團結一心、共克時艱的精神。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遭遇戰。

            2003年的春節,一切似乎與平時沒什么區別。原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護士劉珂欣一邊工作,一邊備考,每天的腳步都是急匆匆的;原第307醫院護士葛軍蓄起了一頭長發,準備和愛人拍婚紗照;原濟南軍區第404醫院護士長李吉娜已經寄出了結婚請柬,等待著婚禮的到來……在她們不知道的地方,一種名叫“SARS”的病毒隨著回家過年的人群,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蔓延開來。

            2003年4月的北京,即使在最繁華的路段,也沒有堵車。救護車在馬路上疾馳,大街小巷貼滿了抗擊非典的標語。

            4月23日,北大人民醫院因疫情過重,歷史上第一次關門停診。這,是非典前期留給我們最慘痛的印象。時任北大人民醫院院長章友康曾回憶說:“病人沒有去處,沒有資源,醫護人員大面積感染,喪失了救治能力,這是我們最困難的時刻?!?/p>

            北大人民醫院關門停診的同一天,在距離它30多公里的小湯山鎮,一所非典定點醫院開始動工。

            今天,我們可以坐在家里,通過直播看武漢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拔地而起。而在小湯山醫院建設時期,至少多數普通民眾對此一無所知。

            如果從熱力圖上看小湯山,在2003年4月的最后7天,小湯山醫院的位置一定是鮮艷的紅色。

            北京六大建筑集團的7000多名建設者,全軍各醫療單位派出的1383名醫務工作者,以及小湯山鎮的上百名保潔工,許許多多來自天南地北素不相識的人,此時匯聚在小湯山。

            為了同一個目標,他們在這里相遇。

            當時擔任小湯山醫院醫務部助理員的姚偉還記得,他剛到小湯山時,施工現場滿是人。機器的轟鳴聲、建材的施工聲和人們的叫喊聲震耳欲聾,到處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一個接一個電話,從小湯山打到全國各地;一車又一車物資,從全國各地運往小湯山。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在這個“非常時期”,每個人都在以“非常速度”同非典賽跑。

            如今,上海市歷史博物館還珍藏著三槍有限公司捐贈的一臺縫紉機。在抗擊非典疫情期間,這臺縫紉機創造了單機日產量1000只醫用口罩的紀錄。

            這是一個令世界驚嘆的“中國奇跡”。7天7夜,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野戰傳染病防治醫院就這樣建成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2003年的五一節,北京小湯山醫院,1383名軍隊醫護人員正式向非典宣戰。

            逆行

            為了勝利,一無所惜;除了勝利,別無選擇

            呼吸逐漸艱難。捂在三層防護服里,楊秀玲試圖放慢呼吸節奏,盡量節約一點氧氣。

            非典來襲之前,楊秀玲從沒想過,呼吸居然會是一件如此艱難的事。

            北京小湯山醫院,凌晨2點,重癥監護科護士長楊秀玲被電話吵醒。用時3分鐘,她和戰友在樓下集合完畢。

            ICU病房內,一名73歲的女性危重癥患者急需救治。

            監護儀上顯示,這位病人缺氧程度極其嚴重。由于過于難受,她好幾次將呼吸面罩撕落。楊秀玲只能站在病人床邊,一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按住病人的呼吸面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病人終于安靜下來。

            “護士長,我頭痛?!睏钚懔嵘磉叺膬晌蛔o士也快堅持不住了,疲憊與缺氧讓她們頭痛欲裂。三個人互相為對方加油鼓氣,直到工作結束。

            當戰斗打響的那一刻,沒有人知道這場戰斗會持續多久?!皥猿帧?,是小湯山醫護人員最常說的話,無論是對病人,還是對戰友。有時候,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但只要有那么一股氣在,總能堅持下來。

            感染病房,不僅是病人的“紅區”,也是醫護人員的“紅區”。

            非典初期,廣州出現了一名“超級傳播者”。接觸過他的兩批50多名醫務人員,紛紛被“毒倒”,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當看見如此多的同行成為病人時,你會不由地擔心,他們的現在會不會是自己的明天?”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原護士長張積慧說。

            對于這些風華正茂的逆行者們來說,他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就面對著生命可能走到終點的現實。但為了勝利,他們一無所惜。

            在小湯山醫院正式接收非典病人前,臨危受命的院長張雁靈如此說道:“我們的出路只有3條,第一條是沒有完成任務,帶著恥辱走出去;第二條是發生大規模感染,大家都死在小湯山;最后一條,是病人有效救治,醫護人員零感染?!弊詈笏f,“我們走第三條路?!?/p>

            世界衛生史上,從此記錄下了這樣一個奇跡——非典期間,收治了全國七分之一非典病人的小湯山醫院,1383名醫護人員無一人感染。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戰場上,戰斗同時充滿了危險,“戰果”也是同樣地輝煌。

            深夜,軍事醫學科學院,年輕的陳薇依然在工作。

            P3實驗室的氣壓低于外界。再加上厚重的防護服、防護口罩與防護鏡,人在里面如同上了青藏高原一樣難受。

            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隔離。低氣壓讓空氣由外向內流動,不把病毒帶到室外。嚴密的防護措施,將病毒與人體隔離開來。

            這個實驗室,是當年全軍唯一一個P3實驗室。人體正常停留時間是5個小時,但為了和非典搶時間,陳薇和戰友們減少對食物與水分的攝入,進去一待就是八九個小時。

            就在小湯山非典定點醫院建成的2天前,陳薇團隊研制的、能夠有效抑制非典病毒復制的重組人干擾素ω噴霧劑終于問世。這成為非典一線醫護人員的一道堅實護盾。

            相同的場景,出現在17年后。

            2020年1月,武漢,陳薇跟她的團隊又一次沖在抗疫戰場的最前面。

            2月26日,第一批新冠肺炎疫苗在生產線上下線。這一天,正好是陳薇的生日。同事給她送去生日祝福,她回復說:“除了勝利,別無選擇?!边@,也是她對17年前抗擊非典的回復。

            迎難而上、敢于勝利,這是每一名逆行者的不竭精神之源。

            微笑

            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這條醫務人員進出的長長走廊,終于安靜了下來。

            空蕩蕩的走廊里,熟悉的《致愛麗絲》旋律響起。第3病區主治醫師孫蓉一個激靈,才發現是自己的手機在響。來自家人的問候,讓這個在“紅區”奮戰51天的戰士,淚濕了眼眶。

            同樣的旋律,曾一次又一次在病區響起。每當病人按響呼叫器,“愛麗絲”都會到來,醫護人員們又要開始一次與非典的賽跑。

            封條,封住了徹底消毒后的病房,也為那段在小湯山醫院戰斗的日子畫上句號。

            2003年6月20日,是小湯山醫院的“勝利紀念日”。這一天,小湯山最后一批非典病人痊愈出院。

            記者的鏡頭記錄下了這歷史性的時刻——醫護人員們脫下厚重的防護服、換上軍裝,和病愈的患者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相處了51天的這些最親密的人,終于得以彼此相認。

            有人把SARS解讀為“Smile and Remain Smile”,即始終微笑。

            今天,當記者再一次翻閱當年那些老照片,印象最深的,是一張張微笑的臉。

            身為患者的同仁醫院外科大夫岳春河,在小湯山醫院的隔離病房里寫下這樣一段日記:“蒼天在人們前行的路上,用單向透明玻璃,將幸福的人與苦難的人分隔開。痛苦的人雖步履艱難,但他們不僅能品嘗人生的痛苦,也能看到快樂是什么樣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次不幸的經歷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加豐富……”

            收治非典病人的北京煤炭醫院的大門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中國結、千紙鶴和心形卡片。簡短的話,是人們最誠摯的祝福。

            非典初期,北京四合院里,鄰居之間經常會問候彼此用作預防的中藥湯劑是否夠用?!吧踔劣腥税阉幹蠛昧怂奶巻?,‘大哥,您那兒有藥嗎?沒藥您喝點兒這個得了?!睌z影記者茅碩回憶說。

            團結互助、和衷共濟,這是疫情中最溫暖的時刻。

            人們期待已久的勝利終于到來——2003年6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中國最后一個疫區:北京,從疫區名單中排除。

            加繆在《鼠疫》一書中寫道:“人類能在這場鼠疫和生活的賭博中贏得的全部東西,就是知識和記憶?!边@,也是18年前那個春天帶給我們的最寶貴財富。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侵襲中華大地。不少參加過抗擊非典的醫護人員,再一次踏入“紅區”。當年那群稚嫩的年輕人,如今已成為中流砥柱。

            厚重的防護服下,還有很多年輕的臉龐。和當年的年輕人一樣,正值風華的90后、00后挺身而出。他們說,“2003年非典的時候你們保護了我們,今天輪到我們來保護你們了?!?/p>

            在2020年的武漢疫區,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精神與抗擊非典精神一脈相承、交相輝映。

            時至今日,我們依然在與疫情斗爭。但是每一個人都相信,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十八年來,說這句話的人越來越多——

            “這里危險, 讓我來!”

            ■解放軍報記者 賀逸舒

            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分院急診室內庭大堂,矗立著一座潔白無瑕的漢白玉雕像?!叭~欣革命烈士紀念像”的碑文上方,鐫刻著“大醫精誠”四個大字。

            葉欣的雕像正對著她生前工作的辦公室窗口。每當同事們清晨交班時打開窗戶,他們都能看見穿著護士服的葉欣手捻著胸前的一朵小花,面帶微笑。

            2003年春天,一種非典型性肺炎在廣東流行。2月,葉欣所在的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分院開始收治非典病人。

            為了讓同事少受感染,葉欣每天都沖在最前面,盡可能包攬對危重非典病人的護理工作??剖依锏拿课荒贻p護士,都聽過葉護士長對自己說過同樣的一句話——“這里危險,讓我來!”

            3月4日,葉欣依然像往常一樣,忙碌了一上午。隨后她感覺渾身酸痛,想休息一下,卻發起了高燒。經過檢查,她被確診非典。

            剛住進呼吸科病房那幾天,葉欣總是在記掛自己護理的那幾床病人。同事們進來,她總反復提醒他們注意隔離。轉進ICU后,葉欣由于戴上面罩無法說話,只能在紙上寫上“不要靠近我,會傳染”,然后遞給她的同事。

            20天后,在葉欣護理過的那位非典患者健康出院后不到一星期,葉欣永遠離開了她摯愛的事業。

            2003年的國際護士節,葉欣的紀念雕像落成揭幕。雕像下,短短幾行碑文,勾勒出她短暫卻光輝的一生——“葉欣革命烈士紀念像,1956.7.9—2003.3.25,全國優秀共產黨員、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人民健康好衛士?!?/p>

            雕像落成的同一天,紅十字會國際委員會授予葉欣南丁格爾獎。他們說,“在可怕的疾病與死亡中,我看到人性神圣英勇的升華?!?/p>

            在葉欣生前工作的科室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每當有新的護士調到科里,老護士都要帶著她們去葉欣雕像前鞠個躬,為她獻上一束花。

            18年來,說這句話的人越來越多——“這里危險,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分院急診科的醫護人員跟葉欣雕像告了別,又一次踏上抗擊疫情的征程。

            讓我來!”

            ?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ephemera.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