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bhp"><track id="dzbhp"><span id="dzbhp"></span></track></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big></track>

        <thead id="dzbhp"></thead>

            <rp id="dzbhp"></rp>

            <track id="dzbhp"><big id="dzbhp"><progress id="dzbhp"></progress></big></track>
            <ruby id="dzbhp"><rp id="dzbhp"></rp></ruby>
            <track id="dzbhp"></track>
            <output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output><i id="dzbhp"><strike id="dzbhp"></strike></i>
            搜索 解放軍報

            “OPA”:智能化指揮控制新范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魯曉斌 趙淑千 李富林責任編輯:王韻
            2021-09-09 06:45

            “OPA”:智能化指揮控制新范式

            ■魯曉斌 趙淑千 李富林

            范式指的是關系模式集合。指揮控制范式,是符合作戰實施要求的指揮控制關系模式的反映。信息時代“OODA”指揮控制范式成為戰場制勝法則。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應用,以“觀察情況(Observation)—預測趨勢(Prediction)—響應行動(Action)”為框架的人機高度融合的“OPA”指揮控制范式正顯示出強大生命力。

            指揮控制是作戰體系的核心。智能化時代,傳統的指揮控制范式面臨適應性不足的難題,而較為激進的超智能化指揮控制范式同樣面臨不確定風險的障礙,作戰指揮控制范式正面臨一場新的變革。

            傳統作戰指揮控制范式面臨挑戰

            指揮控制決定著作戰諸要素作用的發揮。信息化的高速發展,使人類能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廣度和多維角度透視戰場,基于觀察—判斷—決策—行動環路的“OODA”指揮控制范式,成為戰場制勝法則。而隨著智能時代到來,這一指揮控制范式正日益受到挑戰。

            大數據涌流造成指揮系統運轉擁塞。智能化戰場大數據涌流。作戰大數據除了體量大、速度快、種類龐雜等自然屬性外,還具有關聯緊密、真假互現、專業性強、難以保鮮等軍事屬性,如何有效獲取和運用數據成為難題。信息化軍隊獲取數據能力日益提高,洞察數據背后的真相進而“單向透視戰場”廣受重視。大數據的衍生價值鏈遵循從數據到信息再到知識的遞階轉化過程,而各類作戰數據又因其抽象性、復雜性而非人力所能應對,必然造成支撐智能化認知的底層數據庫、對象庫、戰法庫等被頻繁調用,當大規模作戰單元同時提出數據響應需求時,指揮控制系統數據擁塞難題便隨之而來。

            順序式指揮作業導致戰場反應滯后??靹俾?、強勝弱、多勝少等戰爭基本法則,在智能時代影響更加凸顯??旃澴嘧鲬饦O大壓縮作戰響應時間。在指揮機構智能化、武器裝備精確化和作戰目標有限化趨勢下,作戰進程日益呈現“快打快收”的特點。這就對指揮控制提出了高強度、快響應的要求。傳統的“OODA”指揮控制范式,因強調分級權限、流轉時序而呈現順序式特點,任何一個上級環的延誤都會拉長下級環的作戰循環周期,同時直接影響下級環決策人員主觀能動性的發揮,甚至下級環指揮人員將因得不到適用數據或逐級等待而錯失戰機,其不良“蝴蝶效應”將在系統中被逐級放大并最終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傳統式指揮控制將遭遇降維打擊。傳統順序式指揮面對智能化指揮完全落于下風,特別是人機智能深度耦合的“指揮腦”優勢明顯。腦機接駁等技術突破正在塑造超越自然人及虛擬智能的“指揮腦”。近期加速演進的腦機接口研究表明,人機深度耦合將助力智能系統跨越意識障礙,用意念指揮終將成為現實。指揮腦等智能系統基于機器學習和深度神經網絡將在戰法設計中獨辟蹊徑,其已在無干預學習和自我博弈進化中創造出人類未知棋法,帶動戰法創新只是時間問題。未來戰場,“身經百戰”的指揮員在面對“比你更了解自己”的智能對手時,恐將遭遇降維打擊。

            超智能化指揮控制范式暗藏風險

            智能化意在解放人力并提高效率。按照線性思維方式,未來超智能化指揮控制,應由機器主導并最大限度壓縮人在指揮鏈中的占比,遵循“觀察并行動”的“OA” 范式(Observation and Action)或“預測并行動”的“PA”范式(Prediction and Action)。但超智能化指揮控制范式中“人在回路”被極大弱化甚至被取代,會導致不可預知風險。

            超智能化可能造成戰爭擴大化。智能時代,奪控人腦、機腦制權將成為斗爭焦點,圍繞制腦權的爭奪難免超出限度。為占據優勢擺脫或趕超對手,世界大國必不遺余力抵消、消除或降級對手的智能化,采取包括消滅其智能專家、劫持其智能系統、摧毀其智能實體等措施。這很可能使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等普遍共識因“指揮腦”被摧毀破壞或控制干擾失能而被單方面突破,導致戰爭無限擴大化。

            超智能化可能導致人腦邊緣化。人腦謀略智慧由經驗閱歷、抽象思維和靈感啟迪等機腦缺乏的能力構成,在軍事對抗中不可或缺。但是人腦算力、知識儲量等遠不如機器,特別是在多域作戰同步聯動、多級實體高速并發、多維手段立體破擊下的險惡戰場環境下,人腦的固有劣勢可能拖累作戰,而超智能化效能則更加凸顯。由此可見,過分強調人的作用將在高端智能對抗中落敗,盲目推崇機器智能則會導致人腦邊緣化,人腦與機腦平衡協調發展至關重要。

            超智能化可能帶來災難性后果。超智能化指揮控制的“OA”范式強調“所見即所思”——發現即采取行動,“PA”范式強調“所思即所見”——我猜是你就一定是你,區別僅在于要不要“觀察”或“預測”。這樣的自主智能未來進入實戰,到底是“神來之筆”還是“打開潘多拉魔盒”?尤其是當系統推算背離人類企圖,或機器策略超出人類認知時,人的缺位可能導致災難性后果。而一旦超智能化突破臨界,智能系統有了擺脫控制的“欲望”,是否會將槍口無差別對準所有人類?唯有確?!叭嗽诨芈贰?,才能在緊急關頭對智能系統按下暫?;蛲烁矜I。

            智能化“OPA”指揮控制范式高效可控

            指揮控制的本質是對指揮權限的分配,任何分配方式都應以有利于掌控戰爭為標準。順應科技和戰爭發展趨勢的智能化指揮控制,應是以數據驅動為主導,人機高度融合的“OPA”范式。它以“觀察情況—預測趨勢—響應行動”為框架,通過縮減指揮環節提高效率,既超越傳統“OODA”范式,又與超智能化“OA”或“PA”范式有根本不同。

            全向數據貫通使指揮控制提速?,F代作戰時間和效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數據的流量、流向和流速。一是萬物互聯時代數據獲取極大便利化??焖儆苛鞯臄城?、我情和戰場環境信息,借助數據挖掘、跨域融合和知識圖譜形成決策支持產品,通過彈性網絡、分布式協作和智能推送可全域送達,高效驅動作戰。二是去中心化使戰場響應提速。云接入、云存儲、云計算為“OPA”范式提供了數據可及、算力均衡、傳發不落地條件,邊緣計算的興起使邊偵察邊運算邊分配目標邊引導打擊的“發現即摧毀”成為可能。三是“OPA”范式固有優勢明顯。其與“OODA”范式相比,能更充分激發前沿技術涌現效應;其與“OA”或“PA”范式相比,可借人機協同規避算法隱患,后者則因追求快速而有失能失控風險。

            全維數據畫像洞察戰機先敵行動。透視“戰爭迷霧”是爭奪戰場主動權的關鍵。一是數據不完整畫像鑒真識假。大數據又稱“科學研究的第四范式”,即僅靠足量數據即可實現科學發現,核心是對目標的數據“畫像”。通過全方位對比印證,即使缺失對象部分信息也能排除干擾、準確識別目標。二是智能預測察敵趨勢動向。有了目標“畫像”,進一步關聯敵情知識庫、戰法貨架、指揮員行為模型等輔助手段,可準確判明敵作戰企圖、攻擊目標、行動時機,為決策部署提供依據。三是交互式場景支持戰爭預演。在先期研判運籌基礎上,通過謀略眾籌、人機博弈、兵棋推演和實兵驗證等形式,可洞察敵強點弱點,進而預設戰場、預置兵力、預謀戰法,在“單向透視迷霧”中贏得主動。

            人機深度融合破解“人在回路”難題。人類當前面臨的生理極限和智慧遷移的難題有了突破。一是腦機銜接增強指揮時效。當前腦機接口研究表明,通過神經探針將人腦與微型計算機相連,能“可視化”顯示人腦活動并驅動實物運行,未來可對指揮員思維作逆向探測繪制“腦圖”,為大腦開發奠定基礎。二是意識運用打破生理局限。人腦意識分為前意識、潛意識和深層意識,未來有望借助意識轉換開關,實現指揮員清醒時由前意識與智能系統協同指揮、休息睡眠時由潛意識或深層意識與智能系統協同指揮,從而打開人體生理局限的大門。三是思維輸出助力智慧遷移。史蒂芬·霍金患有盧伽雷氏癥,在其近乎喪失語言、書寫能力時,通過構思心智方程發展出了替代可視化方法,并與神經學家合作研發了能將腦電波翻譯成詞句的系統,實現人腦智慧遷移的曙光不久也能夠照亮戰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